LasombraBAT

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OOC同人][实况RPS][K黑+卷N]CP之旅:第+1以及第+n天(n∈N,n>1)

凝固之风吹过的午后湖畔:

最后一更,写完这个就得去复习了,所以有点不舍(其实是不想学习


上一篇发完之后意外地收到了评论说期待后续发展……不过其实真的没有后续了orz……我觉着大家也看出来了,CP之旅这个题目有两个意思,表是几个朋友一起逛上海CP的旅程,里是卷N和K黑这两对CP的历程(还有友情向的卷和黑),表层CP会展的旅程已经结束了,里层卷N的旅程已经走到了第一个里程碑(开始交往),K黑也算是开始踏上了CP的路,卷和黑的关系也倒腾清了,后面我也想不出更多的情节,所以我觉得故事就可以在这里收尾了(


本来是打算按照日子来分篇,也就是说CP之后的第一天和CP结束之后的某一天(就是后日谈那种感觉啦)应该是分成两篇发的,不过后来想了想两篇的内容都太短,单独发有点值不当的,而且后日谈又没带什么CP,不好打tag,所以就合在一起发了(


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在没有死线(比方说FW)逼着的情况下稳定地更新……不过真的挺累的,虽然是隔天更但其实每天都(几乎全天地)在写,只是两天才能写完一次更新的内容而已(我特别慢


P.S. 昨天随手写了一句“卷毛订了早晨的火车,纯黑订了下午的飞机”,结果今天一查就懵逼了(上海到济南的飞机只有早晨上午和晚上orz至少下周一是这样)问了在上海的朋友又查了火车飞机地铁磁悬浮之后,感觉这个流程比较靠谱:卷毛早晨坐虹桥火车站7:25发车的D286回开封,少爷7:24或7:27从火车站坐地铁2号线,8:09或8:12到龙阳路站,然后换乘8:20的磁悬浮,大概在8点半左右到浦东国际机场,最后坐10:25起飞的东方航空MU5533去济南附近的遥墙国际机场……当然这是在不考虑钱的前提下。我觉着我真是有病,第一篇里几个人到上海的时间其实就是瞎说的,上面那堆查了半天结果也没写进去(总之改了上一篇里的飞机时间。感谢俏叔~






CP之旅:第+1天




CP结束后的第二天早晨,大家送卷毛去火车站。


出门之前,卷毛和nada在酒店里拥抱了很长时间,在车上也一直都牵着手,但到了火车站人多的地方就松开了。卷毛背上还背着来时的大书包,侧面的网格兜里隐约可以看见一只大兔子,头上还戴着nada送给他的帽子。他在检票口前和大家一一握手告别,脸上带着暖阳一般的温柔微笑,纯黑也和他握手,说了些一路顺风之类的话,nada叮嘱他到家要记得打电话报个平安。卷毛跟着拥挤的人流一起穿过检票口,回身向大家挥了挥手,就乘上通往站台的扶梯,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里。


送走了卷毛,大家一起再送纯黑去机场。纯黑要赶几个小时后的飞机回家,du、K和nada则准备在上海多留几天。


“好不容易请下来个假,得玩够了再回去。”du说。


进安检之前,纯黑学着卷毛的样子和大家握了手。轮到K时,他拉着纯黑走到一边,神神秘秘地掏出了一个小盒子。


纯黑看到那个小盒子,吓了一跳,本以为K接下来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打开盒子单膝跪地,结果K只是在他眼前晃了一下,就拉开他背后的书包把盒子塞了进去。


“虽然不知道你跟卷毛昨天晚上都说了什么,”K笑着说,“不过我觉得大概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卷毛跟我说过,他一直觉得自己在依赖你,其实你不是也一直在依赖他吗?你一路陪着卷毛长大,现在他终于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世界,你也差不多该从对他的依赖里毕业了。”


K说着揉了揉纯黑的头发。


纯黑一路顺利地回到家,掏出手机准备给大家发条短信报个平安,忽然想起了临走时K塞给他的那个盒子。他拉开书包,拿出自己在CP的战利品雪初音,摸到了已经滑到最下层的小盒。


他打开盒子,被粉色圆圈围在中央的四颗鲜红的小草莓映入了眼帘。






CP之旅:第+n天(n∈N,n>1)




纯黑把脖子后面的头发拢成一束扎起来,用手扇了扇风。他一边想着是该冒着暑热出去剪剪头发还是干脆把它留长算了,一边打开了已经闪了半天的QQ窗口。


“纯黑!这个怎么办!我不会弄!快教教我!急!在线等!”隔着屏幕都仿佛能看到卷毛焦急的窘相。


一连上语音,纯黑就笑了:“卷毛同学,你不是已经从我这儿毕业了吗?不是说以后要靠自己,说自己的路要自己走了吗?怎么现在想起来找我了呢?”


他最小化了窗口,露出了桌面上挨在一起的两个图片文件。CP结束之后,果然有粉丝看到涂鸦墙上的签名,拍下来传到了网上。K对此的回应是他自己确实去了CP,不过并没有看到纯黑,而且只有纯黑没有卷毛,那肯定就是假的。看到K的回复,纯黑也顺着说自己那几天一直呆在家里——而且有CP第一天晚上发的微博为证——涂鸦墙上的签名应该是粉丝写上去的。不过他说完这话之后就悄悄地点了右键,存下了两张图。


“你别这样,”卷毛在耳机里不依不饶,“你是我的老师,你得帮帮我啊!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一日为师,终生为……不对,总之你发发善心吧!”


这时纯黑感觉自己终于理解了K喜欢戏弄别人的原因。


“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渣渣!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还嚷嚷着要毕业,我的技术你到底学会了多少,啊?说什么已经有了招牌作品有了稳定粉丝,你现在粉丝数连我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你要出师还早着呢。快跪下来求我,说纯黑老师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跟着老师好好学习。”


纯黑装模作样地摇晃着脑袋,脖子后面的两颗小草莓撞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耳机里传来“咚”的一声:“纯黑老师,我知道错了,我还没到毕业的时候,以后我一定听老师的话,跟着纯黑老师好好学习。”


“哎——这才乖。”


成功戏弄了卷毛,纯黑开心地笑着,伸出手拨了拨挂在旁边雪初音辫子上的另一只草莓皮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明天就要开始学习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想学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师也会不想学习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10)
  1. LasombraBAT凝固之风吹过的午后湖畔 转载了此文字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