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ombraBAT

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OOC同人][实况RPS][K黑+卷N]CP之旅:第1天

凝固之风吹过的午后湖畔:

重申一次,关于CP(两种“CP”的意味)的内容全是瞎编的,跟CP无关的内容更是瞎编的,从头到尾全部都在瞎说,没有对任何人、组织和作品做不利评价的意思


而且再重申一次,特别OOC






CP的第一天,虽然已经起得很早,但六个游戏宅显然低估了其他宅对漫展的热情,到达CP会场时,入场的大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队。纯黑站在队伍中间,看看前面和后面的长龙,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呵欠。平时已经习惯了晚睡晚起,偶尔早起一次感觉哪里都很别扭,旁边几个习惯了早起的上班族倒是看着很有精神,像第一天上学的小孩一样讨论着队伍里穿浴衣和洋装的妹子,以及漫展里可能会有什么。


长长的队伍半天也没挪动几步,纯黑倚在旁边的栏杆上,眼皮不自觉地耷了下来。上眼皮和下眼皮刚刚碰头,纯黑就被脸上一阵冰凉的刺痛给疼醒了。他睁开眼,想用自己犀利的眼神杀死那个作死的混蛋,就看到了K贴得很近的笑脸。


“醒了吧,”K笑着把手里的冰饮料递给纯黑,“困了就在脸上贴一下,特别提神。里面的东西等冰化一点再喝。”


本来正要炸毛的纯黑被K一句话堵得没了脾气,“哦”了一声,接过饮料握在手里。


K站在六人小队的最前面,像领队一样朝后面的几个人训话:“你们出来之前都没跟粉丝说过要来CP吧?”


大家纷纷表示没有。


“咱们都不希望暴露身份,对吧?所以一会儿进去了以后,大家都管好自己的嘴,尽量少跟外人说话——尤其是纯黑和卷毛,你们两个的声音太明显——也不许大声互相喊名字。纯黑,你注意一点,不许笑,不许说‘他喵的’、‘渣渣’和‘白痴’,大家也别逗他笑,TO儿不许说顺口溜,不许喊‘大哥’,卷毛头发捋不直就算了,把你那兔子收起来,林子把你那个口癖去掉,剩下我和du正常发挥就行了。我负责监控纯黑,卷毛你负责监控nada,如果听见他说‘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就马上堵住他的嘴。”


卷毛把兔子玩偶塞进口袋里,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


K推了推纯黑的肩膀:“转个身。”


纯黑不明所以,刚转过身,就感觉脑后的头发被人揪了起来。


“你干什么?!”


“你这发型太显眼了,先给你扎起来,”K在背后说,“你是生怕人认不出你是怎么的,还穿了一身黑,我们几个的衣服又不能借给你穿,只能在头发上下点功夫了。”


纯黑懒得反驳他,就由着K在后面鼓捣,他自己则是这时才注意到先前一直跟在身后的人都在干什么。


nada伸手在卷毛面前晃了晃:“眼睛闭上。”卷毛就乖乖闭上了眼睛。


nada从卷毛头上摘下了什么东西,放到了旁边的栏杆上。是一只蜘蛛。


等蜘蛛已经爬远了,nada才叫卷毛睁眼。卷毛好奇地问发生了什么事,nada笑了笑,没有回答。


“他们俩以前有那么好吗?”纯黑感觉很纳闷,转头问背后的K。


“他俩一直挺好的,”K回答,“你别动。”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纯黑低声说,“可能是没注意吧。”


“你没注意的事多了。”


不一会儿K扎好了辫子,让纯黑转身给大家看。纯黑刚转过身,就听到了身后的一片笑声。


nada掏出手机照了张相递过来,相片上是一条扎得还算整齐的小辫子,辫根上顶着两颗红彤彤的小草莓。


“这什么玩意?!”纯黑对着K嚷嚷,“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东西!快给我摘下来!”


“早晨出来之前买饮料的时候看见的,”罪魁祸首一脸地无辜扬了扬手里另一个挂着草莓的皮筋,“草莓皮筋不是很适合14岁的小公主吗,你看这个皮筋还是粉色的……”


“这么可爱!”卷毛两眼放光地凑过去,“太可爱了,多出来的那个能给我吗?”


“那可不行,”K说着把皮筋套在了自己手腕上,“这个还得留着给纯黑扎双马尾呢。”


纯黑瞥了他一眼:“不会让你得逞的,你个死女装癖,女装癖!”


K仍然笑着:“试试就知道了。”


“你们俩……”nada说,“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卷毛马上捂住了他的嘴。


旁边的du看了看林子:“我觉得咱俩咋那么多余呢。”


“就是的sh……”林子说着也捂住了自己的嘴。




真正走进了漫展,给人留下最初印象的倒不是有多么梦幻多么震撼,而是单纯的人多。漫展里的人摩肩接踵,既有像纯黑他们一样穿着便装的普通人,也有穿着cos服装戴着假发扛着道具的coser,还有穿洋装的、穿女仆装的、穿制服的、穿汉服的,放眼望去简直是一片群魔乱舞。


纯黑不喜欢人多的场合,看到这个场面,脸上装出一幅见惯了世面的样子,心里却不禁有点犯怵。这时之前去后面清点人数的导游K回到队首,嘱咐了一句“都别走丢了”就带头在前面分开人海,领着队伍钻进了人流。


CP一楼的展区主要是一些漫画工作室、动画工作室、手机游戏、网络游戏和网络平台的官方摊位,几个人里虽然有些时常追新番,但大家对国产动漫都不是很了解,只是草草地转了一圈。


路过哔哩哔哩的官方摊位时,K凑到纯黑耳边轻声问:“你这个B站游戏区的扛把子UP主不去露个脸吗?”


“我去干什么,”纯黑回答,“又不是他们请我来的,而且你不是说不让我们暴露身份吗。”


K笑了:“这孩子真听话。”


碍于不能靠拔高声音来加强说话的气势,纯黑不出声地瞥了K一眼。


临上二楼之前,林子、卷毛和nada换了几个代币去墙根底下的一排扭蛋机上试运气,纯黑则走进了旁边一家卖手办的店铺。店铺的老板正坐在当柜台用的桌子后面鼓捣一把老式的玩具枪,背后的房间深处裸了整整一墙的手办。


“看上哪个,我去后面拿。”老板放下玩具枪,对纯黑说。


纯黑捡起枪在手里掂了掂:“老板,我打赌我能用这把枪射中后面最中间的那个雪初音,你信不信?”


老板也很爽快:“这个距离你要是三枪能射中,我免费送给你。”说着给玩具枪填上了三枚塑胶弹。


“用不着三枪,一枪就能解决,”纯黑看到应声凑过来的K和du,更是来了精神,“今天就叫你们看看什么叫狙神!”


说着就一枪打偏,击中了下面的一盆金鱼草。


“就这还叫狙神啊?”du笑了起来,“你顶多是个手柄上的狙神。”


“我来吧。”旁边的K接过枪,摆了个帅气的射击姿势,但准头比纯黑更差,一枪打在了旁边的墙上。


“行不行啊你?”纯黑呵呵地笑着,夺回了玩具枪的控制权,“不行别装逼,这事还得交给专业的来。”


亲手用了一次那把枪,又观察了一次K使用它之后,纯黑已经摸出了门道,轻松地一枪打中了那盒雪初音。


老板对纯黑的枪法称赞不已,如约把那盒雪初音送给了纯黑。纯黑把自己的战利品交给K捧着,在上二楼的电梯上嘲讽了他一路。




和明显有店铺区域划分的一楼不同,二楼的设置更让人眼花缭乱,到处都是摆满了本子和周边的摊位,到处都挂着抱枕和海报,到处都有在摊位前面排队的人。一群对同人的世界完全不了解的宅男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只能站在电梯口旁边互相干瞪眼。


K拿出手机,在屏幕上划了一会儿,把一张平面图举到大家面前:“官博上的摊位图里有分区,咱们现在站的这个位置往前走是欧美区。”


“去看看吧,”卷毛说,“你们说欧美区里会不会有……”


du立刻反问:“你想看超人和蝙蝠侠的本子吗?”


卷毛开始拼命地摇头。


虽然抱着会看到满眼BL本的觉悟,几个人在欧美区一圈转下来,倒意外地觉得很不错,nada还买了一顶《超能陆战队》里主角哥哥的同款帽子,扣在了卷毛头上。


二楼的区域大多是古风和女性向,几个人去明显看起来像男性向的区域转了一圈,看了看萌妹子抱枕,翻了翻百合向本子,就上了三楼。


三楼分成了四大部分:大多属于女性向的日漫同人、男性向的东方同人、女性向的《刀剑乱舞》同人和《全职高手》的同人。纯黑虽然对日漫有点兴趣,不过他的兴趣并不在同人,而且漫展上除宅男聚集的区域以外出现的同人基本都是腐向,与其自找别扭,还不如不过去。


“那个全职高手是什么?”du问。


“一部写电竞选手的小说。”nada回答。


“那就是跟咱们,没关系呗,”林子说,“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写咱们的小说呢?”


想起以前听说过的某些事,纯黑“哼”了一声:“有,但是你不知道。”


“有吗?”林子显得很惊讶,“我想看看的说。”


林子话音刚落,旁边路过的两个妹子的声音就传到了纯黑耳朵里。


“……摊上要开始发卷黑无料本了。”


“刚,刚才她们说的……是我,想到的那个,卷黑嘛?”


纯黑此时十分想撕烂林子的嘴。




因为实在很好奇,几个人派最不起眼的林子混进摊位前的队伍里去领本子,剩下的五个人——包括可能是当事人的纯黑和卷毛——集体躲在安全距离以外的角落里偷偷观察林子。


不一会儿林子排到了队伍的最前面,纯黑看到他跟摊主说了两句话,就开始慌慌忙忙地朝几个人藏身的方向比划手势,似乎是在提示他们看手机。


卷毛的手机响了,是林子发来的短信:“真的是你和纯黑的本子!摊主让我说5个你们俩直播里联机过的游戏名字,我只能想起来4个,快告诉我!”




为了不被人发现,几个人改在女仆咖啡厅里碰头。


林子一脸得意地把一个本薄册子放在几个人中间的桌子上:“你们看!有我出马,就是这么厉害!”


“得了吧你,”du无情地吐槽了他,“刚才发短信求助的是谁?”


“我当时,还被人围着,问我是不是腐男,”林子似乎已经习惯了大家对他的态度,继续兴奋地说,“我就,机智地回答,是帮妹妹领的!哎你们说,我会不会,其实是天才的说?”


然而仍然没有人理会林子,剩下的五个人已经开始讨论到底要不要打开来看看。


“既然都拿来了,就看呗,”du说,“不看你们拿它干啥。”


nada看了看纯黑和卷毛的脸色:“如果你们俩都不想看,那就不看了。”


“你们俩自己想想要不要看,”K说,“如果你们想看,就大家一起看,如果你们不想看,就我们几个看。”


“我其实没意见,”卷毛说,“不过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不知道该不该看。”


纯黑表示自己也在犹豫。


这时林子忽然发话:“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5毛硬币呢?”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nada。


“看我干吗?”nada摊手,“我没带。”


于是几个人开始翻钱包,终于找出来一枚5毛硬币,交到了nada手上。


“5朝上就看,花朝上不看。”nada说完把手里的硬币往桌子上一抛,硬币在桌子上滚了两滚,停下来时,数字5露在了外面。


nada带着一脸凝重的表情,翻开了桌子上的同人本。


六个大男人挤在一起看完了一本十几页的漫画,意外地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漫画里不仅没有过于亲密的画面,甚至连牵手的画面都没有,如果不是那些妹子们“卷黑”“卷黑”地叫,说是单纯的友情向其实也不为过。


“如果主角不是我,”纯黑表示,“我是说如果主角换成妹子,我可能还觉得挺好看的。”


“为什么没有我的说?”林子说。


“也没有我。”du说。


“为什么我看着跟个女的似的?”nada问。


“你小时候本来就像女孩,”K回答,“还穿过裙子呢。”


“大哥你说我?你不也穿过?”


纯黑没有理会周围吵吵嚷嚷的几个人,而是偷偷观察了一下卷毛的表情。


卷毛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


于是纯黑放心地把本子和自己赢到的雪初音塞进了卷毛的书包里。




在女仆咖啡厅解决了午饭——纯黑其实希望女仆能叫自己“老爷”,不过那里的女仆似乎都只称呼“主人”——之后,下午的日程是自由活动。纯黑本以为大家都会跟着自己,没想到只有K一个人跟了过来。


两个人在二楼和三楼又转了一圈,逛了逛摊,看了看表演,最后回到了一楼的摄影区看cosplay。有萌属性加成的女仆蛋包饭都转化成了热量,走了半天热量也消耗得见了底,纯黑坐在一群coser中间休息,利用前一天晚上游戏赢家的特权指使K去给他买吃的。


不一会儿K回来了,端着一杯奶茶和一块蛋糕。纯黑自然而然地伸出手去接两样东西,K却把拿着奶茶的手往后一缩:“这个是我自己的,我没有手拿第三样了,所以奶茶没你的份。”


“你这人怎么这样!”纯黑抱怨,“昨天晚上不是说好了……”


“昨天只说过我们今天负责你的伙食,可没说过所有吃的都得上交给你啊。”


“我不管,”纯黑撇着嘴,为了防止K再和自己抢吃的,赶紧用小叉子挖了一块蛋糕塞到嘴里,“要么你闭着眼喝,在我吃完蛋糕之前不许睁眼。”


“好好好,既然小公主发话了那就遵命。”K说着闭上眼,张开嘴似乎试图摸索吸管的位置。


纯黑看他怎么都找不到吸管,放开嗓子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连吸管都咬不着你个白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小祖宗!快把嘴闭上!”K马上睁开眼,手忙脚乱地过来堵纯黑的嘴,一激灵把奶茶的吸管塞进了纯黑嘴里。


纯黑还在纳闷自己笑就笑K那么紧张干什么,旁边就凑过来了两个妹子,看表情像是很不好意思,说出来的话却相当直接:“请问你是少爷吗?”


这时纯黑才想起来早晨进场之前K说的话。


“少爷是谁啊?”他急中生智,开始模仿du的东北口音,“我咋从来没听说过呢?大妹子你俩认错人了吧?”


两个妹子果然中了招,红着脸道了歉,然后就匆匆地走开了。


纯黑得意地朝K扬了扬下巴,名正言顺地霸占了K的奶茶。




晚上吃完饭回到酒店,纯黑赶紧发了条微博假装自己在家。


这一晚的比赛项目是酒店公共区域自带的桌游,K和nada的组合取得了胜利。


“刚才那局不算,”纯黑嚷嚷,“都怪我队友太菜了!”


“之前是谁说自己擅长玩桌游来着?”,K笑着看着纯黑,“还说不管队友多菜都能赢。”


“之前是口误!上一局不算,我要求换队友,再来一局!”


第二局仍然是K和nada胜利了。


“我也要明天包伙食吧。”被大家问到想要的奖励时,nada回答。


“嗯……纯黑明天扎一天双马尾,”K说,“不许反对。”


纯黑没有理由反驳他,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游戏结束后大家各自解散,纯黑回到房间,冲了个澡,坐在床上刷了一会儿微博,看着新微博下面的评论,为自己精湛的演技感到相当骄傲。他玩了很长时间也不见卷毛回来,想着卷毛那个白痴不会在酒店里走丢了吧,就起身出门去找人。


纯黑在自己住的楼层转了一圈,最后回到了之前和大家玩桌游的地方。桌游区的落地灯已经关了,巨大的落地窗透出外面各色的灯火与霓虹,走廊里的灯光微弱地照过去,一片昏暗的空间里隐约能看到沙发上的两个人影。


直觉告诉纯黑其中的一个是卷毛。他朝那两个人走过去,正要出声叫卷毛,忽然停住了脚步。


沙发上的两个人确实有一个是卷毛,不过是一个纯黑没有见过也没有想到过的卷毛——他闭着双眼,正搂着沙发上的另一个人,与那个人深情地接吻。


另一个人是nada。


看到卷毛和nada接吻的场面,纯黑顿时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他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瞥见之前被自己捡出来扔在卷毛床上的漫画,又冲出房间,去砸隔壁K的房门。


“怎么了?”K穿着半敞的浴袍开门,发梢上还滴着水。


纯黑一声不吭地从门里挤进去,径直冲向里面的一张床。听到K提醒“那是nada的床”之后,纯黑掉头扑上旁边的另一张床,抱住了K的枕头。


“这唱的哪出啊?”K慢悠悠地走过来坐在床边,隔着浴袍传来一阵沐浴液的香味,“崔莺莺夜探张生?这是要献身嘛?”


纯黑把脸埋在枕头里,闭着双眼,牙齿紧紧咬着上唇,没有回答K的问题。


他感觉自己只要一开口,恐怕就会哭出来。


“别闷着,”纯黑感觉到K的一只手挠着自己的头发,另一只手在把枕头向外拉,“到底怎么了?”


当脸彻底脱离了枕头暴露在空气中时,纯黑终于失声喊了出来。


“卷毛那个叛徒!”


话说到一半已经走了音,鼻子又酸又胀,眼眶里滚满了泪,纯黑翻了个身,背对着K。


背后的K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卷毛和nada的事,你知道了?”


纯黑点了点头。


“昨天晚上我跟nada说到这件事,他说希望等正式确定了关系,等咱们都回去了之后再公布来着。”


“真不是大家骗你啊,这事就我一个人知道。而且他俩之前还不是那种关系。你也知道,从网上认识的,又是异地,不管怎么说也得先见个面,实际相处一下,才能确定彼此到底合不合适。”


纯黑回想起那两个人接吻时脸上幸福的表情,默默地抓住了K床上的被子。


“这么说你心里好受点了吗?”


纯黑摇摇头。


“你不高兴不是因为他们俩瞒着你?”


纯黑点了点头。


“那你是吃醋了?”


纯黑想了想,然后摇摇头。


“你倒是说句话啊。”


纯黑深吸了几口气,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声音:“我觉得卷毛背叛了我。”


他听到K叹了口气。


“你和卷毛之前……真的曾经是那种关系吗?”


纯黑摇摇头。


“那你之前那段时间不理他是为什么?”


“我看到网上……有人说……我以为卷毛喜欢我。”


“所以你就躲着他?”


纯黑点点头。


“你现在知道了他喜欢的人不是你,你高兴吗?”


纯黑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觉得失去了卷毛?”


纯黑想了想,点了点头。


“你喜欢他吗?”


纯黑摇摇头。


“他对你告白过吗?”


纯黑摇摇头。


“如果他对你告白了,你会答应跟他交往吗?”


纯黑摇摇头。


“你啊,太依赖卷毛了,”K说着揉了揉纯黑的头发,“你能分清楚自己对卷毛到底是依赖还是喜欢吗?假如把刚才你看到的nada换成你自己,想象一下你自己和卷毛接吻,你觉得能接受吗?”


纯黑想象了一下,开始拼命地摇头。


“但是我也不能接受卷毛和别人……”


一阵电子锁的声音打断了纯黑的话。


“你冷静冷静,今天晚上先在这儿睡吧。”K说着站起身,朝门口走了过去。


纯黑在他背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K和门外的人轻声说了几句话,回到房间里拿走了一些nada的东西,再回来时手里抱着纯黑的衣服,放在他身边的床头柜上。


“头抬一下,躺着头位置太低了不好。”K说着一只手抬起纯黑的头,另一只手把之前抽出来的枕头垫在了下面。


K爬上nada的床,伸手关了灯。纯黑翻了个身仰躺在床上,一闭上眼就仿佛又看到了卷毛和nada在夜色中接吻的画面,他不禁开始想象隔壁房间里的卷毛和nada正在做什么。


“纯黑,”黑暗里传来K的声音,不像平时轻浮的语气,而是纯黑从来没听过的沉稳语调,“你是不是觉得卷毛照顾你,就应该一直都照顾你,而且只能照顾你一个,不能把精力分给别人?卷毛也是人,虽然他崇拜了你这么多年,也照顾了你这么多年,但他其实没有照顾你的义务,你也没有要求他继续照顾你的权利。退一万步说,就算卷毛真的喜欢过你,既然你没回应他的感情,就也不能阻止他把感情给别人。我不是因为nada是我的朋友才这么说,你知道吗?我这么说是为了你。你现在是不是在想他们俩在干什么?我跟你说,不管他们在干什么,不管他们现在是干柴遇烈火还是老老实实地躺着睡觉,都跟你没关系。想清楚吧,纯黑,你该长大了。”


纯黑没做声,黑暗里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沐浴露的香味就又随着脚步声飘了过来。接着一只手落在纯黑的头顶,揉了揉他的头发。


“今天先在这儿睡一晚,明天晚上就回去吧,有些事总得你跟卷毛自己说清楚。晚安。”






恭喜K总获得少爷回粉~


另外“纯黑我从你那儿买了个表”这种话不管怎么看都感觉是脏话怎么破2333


因为突发奇想提到了西厢记,听了一会儿昆曲的西厢记当BGM,又专门听了一遍“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的那段京剧(蔡明和郭达有个小品叫红娘,还挺有意思的),不过其实我并不能听懂,也就是想起来了听个热闹(说起来当初还是为了写FWIII才去查的昆曲,其实我比较喜欢越剧,因为调好听(


说实话我特别特别佩服能把虚构的故事写得像真事一样的人,不过我自己明显还没那功力orz


有点想弃掉了(不过估计还是会继续写吧

评论
热度(16)
  1. LasombraBAT凝固之风吹过的午后湖畔 转载了此文字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