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ombraBAT

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OOC同人][实况RPS][K黑+卷N]CP之旅:第-1天

凝固之风吹过的午后湖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要考试的时候,而且也是还没定好暑假要写的论文题目的时候,非要写段子(


这次真的是(比较)轻松的日常(一日常就流水账了orz),不过一时冲动写的,情节大部分都是现想,也没计划得太系统,感觉搞不好会半路断掉(以前的连载和系列就都在3章之后断掉了,再不过这次大概也就只有3篇,运气好的话本周内写完吧……大概……不过估计不可能


我没去过CP,我甚至没去过上海,我也懒得查(其实查了一次CP的地图,但是完全看不懂,二三楼好歹还能看出有分区,一楼完全不知道哪儿有什么,稍微参考了一下陆夫人CP16的视频(整个故事流程也参考了夫人他们的流程),不过从夫人的视频里也看不出来CP到底都有什么啊orz……其实我觉着比起CP,这几个人更可能去SHCC(个人感觉CJ偏向网游,所以跟他们好像关系不大,说真的与其去CJ看SG还不如在家玩巫师3,无码的),不过SHCC我就更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了orz),所以一切都是我瞎编的


题目里就说了,OOC,非常OOC,从头到尾没有一处不在OOC,后面还可能会出现让人难以接受的情节,请注意避雷


第一次打卷N的tag!不过因为是少爷视角,所以其实涉及卷N的内容也不太多(而且……唉,都是瞎编的,我自己都编不下去了……






背着一个简单的书包,穿过周围拖着行李箱的人流,还没走到约定好碰头的航站楼大门,离得老远就看到了聚在门口的四个人。


穿着便装高矮不一的四个老爷们凑在一起,只要不是出租车司机就一定是在等他的人了。纯黑径直朝那四个人走过去,对方很快也发现了他。他的发型和一身黑衣在人群中十分显眼,绝对不可能认不出来,对面的四个人不出所料地向他挥了挥手,招呼他过去。


“纯黑,你,终,终于来了,”跳过了相认的环节,四个人里个子最矮的直接开口说,“我们都,等,等你半天了。”


“这不是飞机晚点嘛,”纯黑说着,暗暗估测了一下林子和自己的身高差,感觉有点得意,“晚起飞了一个多小时呢。”


“晚点你不提前告诉我们一声,”看起来最壮实的一张嘴就是浓浓的东北口音,“我们仨搁这儿等你等得黄花菜都凉了。”


“航空公司要推迟起飞,也不是我说了算不是?”纯黑一边贯彻自己一贯的作风尽力推卸责任,一边上下打量了一下du,“我以前觉得你口音听着像那个神奇陆夫人,没想到人长得也像,再添副眼镜简直跟陆夫人一模一样。du你说你到底是不是陆夫人假扮的?”


du挑了挑眉:“我咋那闲呢。走走走,赶紧走,饿死我了。”


“诶等会儿,别着急走啊,这儿还俩人呢,”另外站在一起的两个人其中一个说,口音是清脆的京腔,“纯黑先猜猜我们俩谁是谁?”


这两个人纯黑就算闭着眼睛用头发想也能知道是nada和K,但两个人究竟哪个是nada哪个是K就不在他的辨识范围之内了。两个人都是短发瘦高个,虽然着装风格不太一样不过也看不出属于哪个人的明显标志,脸上还都架着眼镜——之前从卷毛那儿听说的“nada戴眼镜”的情报完全没起作用——声音上更是从认识他们时起就没分清过,于是纯黑很爽快地摇了头:“不知道,分不出来。”


两个人里个子稍矮的那个露出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摘下眼镜挂在领口,嘴上却说着:“认识这么长时间还分不出来,太让我失望了,纯黑,真有你的。孙子,看好了,我这么帅,当然是K了,旁边这个怂货是nada。”


K旁边的nada没有反驳,只是一声一顿地“呵呵”笑了两声。


似乎发现了纯黑正盯着他胸前的眼镜,K又添上了一句:“平光的。”


听到K的解释,纯黑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没好气地瞥了K一眼:“明明比那搭个儿矮,还好意思说自己帅。”


“男人的魅力不是靠身高决定的好吗!”K和林子异口同声地反驳。


紧接着K用鄙夷的目光瞟了林子一眼。


“行了行了咱到了地方再聊行吗,”nada站出来,及时制止了一场小学生级别的口水战,“现在来机场的人都齐了,就差卷毛了。卷毛到哪儿了?”


“卷毛说,说他以前,来过上海的说。他说要从火车站,自己坐地铁,去找咱们汇合,让咱们,不用等他了的说。”林子说着掏出手机,解锁了屏幕,慢悠悠地“啊”了一声:“卷毛迷路了,咱们得先去接他。”




坐在开往火车站的机场大巴上,纯黑回忆了一下整件事的始末。


最开始只是听说林子帮朋友抢上海CP的门票,一群人人多手快,多抢到了一张,多出来的那张票没人要,就给了林子。后来林子在群里提起这件事,话题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大家谁都没进过漫展,不如趁这个机会一起见识一下,顺便面个基。纯黑表示自己懒得出门,却被大家集体嘲讽,说他不敢见人,甚至开始有人打赌纯黑一定不敢去CP。被大家的话一激,纯黑转脸就在下一波售票时买了一张CP的门票,于是就阴差阳错地坐在了现在这辆大巴车上。


赌老子不敢来CP的那个人傻了吧!纯黑心想,一扭头发现K正看着自己,带着一脸猜不出含义的笑容。


“笑什么?”


“我在想你明明挺好看的啊,怎么就不敢见人呢。”


“谁他喵的说我不敢见人了!”


“对对对你敢见,你特敢见。我为你这孙子打赌打输了,让他们狠敲了一顿呢。”


“哦,原来是你啊。”纯黑应了一声,扭过头看向窗外。


大巴车钻过一道漆黑的桥洞,身旁的窗玻璃上映出了一瞬K的笑容。


打赌输了居然还能笑成这样,纯黑心想,这个人真是傻了。


一行人到达火车站,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原地打转的卷毛——顶着一头卷发的大高个像灯塔一样杵在人群当中,想认不出来都难。


所有人都聚齐了之后,大家在林子的带领下去预订好的酒店办了入住手续,又折回林子家去吃晚饭。


卷毛和纯黑一样背着个大书包,侧面的网格口袋里隐隐约约露出一只挂着钥匙的大兔子。他的长相和纯黑想得差不多,唯一让纯黑觉得意外的是他的个子。真正站在卷毛身边时,纯黑才发现身高的差距原来有这么大,就连之前已经觉得很高了的K、nada和du站在卷毛旁边也看着矮了一截。于是纯黑趁大家不注意,偷偷地往林子身边挪了挪。


卷毛很轻松地认出了大家,向大家依次打过招呼之后就开始喋喋不休地讲述自己一路的见闻,旁边的nada很配合地说一句就答一句,两个人一唱一和地说了一路对口相声。


“今,今天是因为要去接你们,所以是我爸妈做饭,”上楼的时候林子说,“下次再来,给,给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你还会做饭?”大家惊讶地问。


“那当然。不会做饭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男人的说。”


nada笑了笑,一双眼睛在镜片后面显得特别温柔:“你知道吗林子,我现在特想弄死你。而且我觉得其他人也有同感。”


“算我一个。”卷毛说。


“算我一个。”du说。


“算我一个。”纯黑说。


“算我一个。”K说。


“我知道你们是在嫉妒我,”林子不为所动,掏出钥匙开了一扇门,“爸,妈,我们回来了。”他说完转头对大家说:“都是家常便饭,你们就随便吃点吧。另外我家没有红酒的说。”




林子的父母厨艺相当不错,人也十分和蔼可亲,除了席间被林子父母问到时出现了一瞬间五个大男人依次回答“没有对象”的尴尬场面以外,整顿饭大家都吃得其乐融融,纯黑不禁纳闷这样的父母到底是怎么养出了林子这么个嘴欠的儿子。


吃完饭后大家七手八脚地帮忙收拾了餐桌,nada和卷毛再三表示要帮忙洗碗,但还是被推进了林子的房间。几个人在林子的房间里折腾了一会儿,就打开了他的PS4。


六个人决定找一个同机双人对战的格斗游戏,两人一组对战,每局换用不同的人物,三局两胜,胜出的三个人再进行循环赛,最后胜出最多的人算赢。通过抓阄的方式,他们很快确定了分组,分别是du对nada,K对林子,纯黑对卷毛。


然而一打开林子的游戏大家就笑了。


打开的时候纯黑正在喝水,一口水就喷在了林子递过来的手柄上。他笑着拿纸巾擦干手柄,抖得差点把它甩在地上。


“没想到啊林子,”K笑道,“没想到你还有这爱好。”


“这不是很正常吗。”nada说着,一字一笑的语调却出卖了他的心思。


“行啊林B,真有你的。”卷毛说。


“你,你在巫师3里……你好意思说我!”林子气愤地反驳。


“咱还能不能好好玩了?”du拍了拍床沿,“都老大不小的了,又不是没见过,你们有点素质,咱文明打球。”


纯黑扔掉手里的手柄,放声大笑起来。


旁边的几个人纷纷捂住耳朵,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大家笑够了,捡起手柄按顺序开始了对战。


第一轮纯黑轻松取胜,卷毛挠着头发低声念叨:“那个,那什么,它……老摇来摇去的,太分散注意了。”


纯黑拿鼻子哼了一声:“自己不行就别怪游戏,渣渣。”


第二轮K和林子彼此咬得很紧,直到第三局的最后一刻K才终于险胜。


“林子是老司机,肯定已经看习惯了,都不带分神的,”K明显不怀好意地笑道,“球类游戏玩得挺溜啊。”


第三轮du和nada一开始打得不分上下,du靠着最后一击勉强拿下一局,第二局两个人又是一胜一负,最后一场眼看nada占了上风,应该很快就要拿下第二局,进入第三局的对战,然而就在这时林子床头的表响了起来,说明时间已经到了晚上9点。


听到钟表声时nada的操作明显顿了一下,du抓住这个机会几个连击,KO了nada的角色。


从对战的位置上退下来之后nada显得有点兴奋,又好像有点不安地反复看着林子床头的表。


“怎么了?”纯黑坐回对战位置时听到卷毛问。


“快到播跑男的时间了,”K回答,“一到这个点就这样,有时候出去吃饭还要赶着时间回去。我说反正以后网上也有的看,他不干,非要看首播。”


“跑男吗?”林子眨了眨眼睛,“我爸妈一会儿也要看的说,你可以去客厅里一起看。”


nada立刻一脸喜出望外地离开了林子的房间,没过多久卷毛也跟着出去了。纯黑本以为卷毛只是出去喝杯水,但直到他顺利碾压K和du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也没见两个人回来,隔着房门还能听到nada和卷毛与林子父母聊天的声音。


屋里的几个人看看nada和卷毛还没有要走的意思,K抄起手柄扔给纯黑,指指屏幕上身材标致仍在不停抖着双锋的3D美女:“再来一局。”




跑男结束之后,林子收拾了收拾东西,跟着五个人一起去了酒店——CP的会场位置比较偏僻,早晨赶场交通不便,所以本地人林子也和大家一起住在了离会场较近的酒店里。六个人订了三间标间,按照似乎已经约定俗成的规矩,纯黑和卷毛一间,两个北京人一间,林子和du一间。


酒店的走廊一头有一块不小的空间,摆了一圈沙发,旁边还竖着个架子,架子上放着各种桌游,大家都觉得很新鲜,但因为第二天需要早起去赶漫展,谁也没有工夫玩,就各自直接回房间睡了。


临睡前纯黑在群里重申了一遍游戏最终赢家的奖励:“明天你们五个要负担我所有的伙食费!包括零食!”


旁边的床上已经响起了卷毛沉缓的呼吸声,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好。”似乎全员都已经睡着了的群里只有K一个人回答。






哦对除了少爷卷毛和娜娜以外的人外貌都是瞎编的(


关于都有谁背了书包这个事我往回看了一眼好像插不进去了,就在这儿说了,我个人感觉应该是少爷卷毛娜娜区长背书包(带着日常用品换洗衣物之类的),K总装逼地提着小提箱(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少爷一开始应该就能认出来——北京双煞里比较装逼的那个肯定是K总嘛!(并不是


不会做饭不是男人那句话是在微博上看到的,据说这是典型的上海人(反正我不太了解


那个游戏是在网上查到的,其实我不知道林子到底有没有(我看了一段录像,太绅士了(摇头


有桌游区的旅馆我其实不知道国内有没有,我之前在德累斯顿住过一次一个叫intercity的旅馆,那家旅馆里就有一块挺大的桌游区,青旅也有公共的游戏区域,我在国内没怎么住过旅馆,就只能瞎说了(


P.S. 写对话好难orz


再P.S. senya的声音好好听!

评论
热度(11)
  1. LasombraBAT凝固之风吹过的午后湖畔 转载了此文字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