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银红时代 3 (斯莱特林基x格兰芬多锤,HPau)

草木流年:

3.


有地方ooc,待改
老邓好像有点黑?天地良心我本来没打算黑他……
目前看来有点慢热……


“范达尔,你为什么拦着我!”格兰芬多的一年级新生跟着级长穿过人群走上楼梯的时候,Thor冲着他的朋友低吼,“莱斯特兰奇是个疯子——”
“老蝙蝠在那,你打算开学第一天就把格兰芬多的宝石扣光么?麦格教授会疯的。”范达尔挠了挠自己凌乱的头发,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
Thor的表情有点泄气,下一秒他继续梗着脖子咬牙切齿地控诉:“范达尔,那可是我唯一的弟弟,和学院宝石没有任何可比性!梅林啊,莱斯特兰奇居然敢在分院仪式的餐桌上威胁Loki,他怎么有这样的胆子?当教授们都是瞎子么?”
“Thor,你冷静一点。”范达尔揉了揉自己因刚才过分用力而酸痛的手腕。
“怎么冷静?我现在只想狠狠揍莱斯特兰奇一顿!我一直以为Loki是个格兰芬多,结果他被分院帽——梅林在上它绝对有什么地方坏了——塞到一个住满了Odinson家仇人的学院里,马上要跟着那群人到宿舍——天知道他们会对Loki做什么!”
“我要去找邓布利多。”Thor扔下一句话从夜幕下匆匆跑开。
“口令是荣耀,”斯莱特林级长面对着几个新生,语气冷漠,视线在Loki身上扫了几下又收回。
一行人沉默着走进狭长低矮的地下室”,彼此间不发一言。
Loki仔细地关上门。他里里外外检查了三遍,然后才躺到寝室里这张柔软的大床上。
一阵阵强烈的困意袭来,他强迫自己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至少现在,他还不想睡觉。
“格兰芬多不适合我……为什么?”他喃喃自语,神情疑惑,“为什么是斯莱特林?”
Loki和Thor的父母是一对傲罗,在过去与伏地魔的战争中击杀了很多危险的食死徒,这些狂信徒大部分是信奉血缘论或沉迷黑魔法的斯莱特林。战争结束后,他们留下的孤儿被魔法部下属机构统一收养,一些人成年后将他们复仇的矛头指向了当年参战的傲罗们。Odinson家是他们的重点关照对象之一,Loki也不是第一次面对来自这些人的恶意。
“这不合常理……”Loki翻了个身让自己更舒服,“我完全不像斯莱特林。”
也不像格兰芬多,他偷偷在心里补充。Thor就很像格兰芬多——不是学院,他是说,戈德里克格兰芬多。金色的头发,湛蓝的眼睛,拥有令人嫉妒的高大的身形和英俊相貌,连他的笑看起来都那么温暖……
Thor今天应该很担心吧。Loki又翻了个身,沉重的眼皮几乎要睁不开 。他迷迷糊糊想着,明天早上先去找他好了。
校长室大门紧闭,Thor拿着一张蜂蜜公爵的糖果清单大声读着,念到柠檬雪宝时石兽应声而开。
Thor跑上楼梯,看到邓布利多坐在椅子上,左手抚摸着桌子上一个金色的空镜框。他笑眯眯的看着Thor:“遇到麻烦了么,我的孩子?”
“是关于我弟弟Loki的……他被分到了斯莱特林,校长,Hogwarts能转院么?”Thor小跑到他面前急切地问到,“您知道,我父母是参与战争的傲罗……”
邓布利多摸了摸他的长胡子,语气中带着遗憾:“恐怕不行,据我所知,Hogwarts没有这样的先例。”
“可是您是校长啊,一定有什么办法!”Thor有些失望。
“我倒是有一个提议——他可以和格兰芬多一起上课,但是要回斯莱特林休息。”墙上的某张校长画像开口,Thor不认识那是谁,他的眉毛皱成一团。
“以前的战争年代也不是没有这种例子。”画像补充,Thor从声音判断这是一位温柔的老妇人。
“好主意,戴丽丝,”邓布利多轻轻拍了拍手,制止住了Thor还没说出的话,“很晚了,你该回去睡觉了。”
“可是……”
“明早八点,你们一起来校长室。我相信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不是么?”

评论
热度(60)
  1. LasombraBAT草木流年_Eternal Misery 转载了此文字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