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锤基/现代】go back (一)

code lost:

好,我梦寐以求的正剧来了!可能属于中长篇吧!




不是很相信自己的大纲,没一次准过......




简介:在弟弟的坟头晕倒,醒来居然回到了15年前。Thor Odinson发誓要阻止悲剧,至于兄弟情发展成了滚床单,这只能说是天意了。




现代背景,雷三锤X雷一基




OOC有,不喜欢请尽情批判,我心大hhhhh


--------------------------------------------------------------------------------


伦敦的冬天又湿又冷。


 


虽然空气质量要比上个世纪好的多了,但偶尔也会出现一场毫无预兆的大雾。


 


Thor Odinson熬了夜,这会儿才刚刚踏进电梯。


 


昨天早上Valkyrie从德国带来了新项目,待确认事项多到整个公司都在加班。不过Asgard的员工普遍是些鸡血上头的好事分子,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抱怨就奋斗了一个晚上,战斗力惊人。


 


可金发男人的心情丝毫没有因为项目的顺利而上扬,他只是机械的走出电梯,机械的坐进私驾里。


 


司机没有说什么,他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也知道要开去哪里。


 


车子在雾中行驶,沉默酝酿着,变得越来越厚重,压的人喘不过气。


 


Thor从衣服口袋里摸出眼药水,他一只眼睛的视网膜脱落了,另一只也不怎么好,看久了文件就隐隐作痛,经常要滴些人工泪液。


 


看管墓园的老头儿早早的在那里等着了,Asgard的总裁每年都来,所以他远远瞧见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就起身推开铁质的大门。


 


“早安!”他向车里的人打招呼。


 


贴了防窥膜的车窗落下来,男人勉强礼貌的翘了翘嘴角:“啊,你好,辛苦你了。”


 


老人搓了搓有些冻僵的手说:“这天气可真是糟糕!昨天晚上还下了场雨,我的天,里面的路都滑的要命,你得小心些!”


 


“好的,谢谢,我会注意的。”Thor冲他摆摆手,又升起了车窗。


 


车子缓缓开进大门,没一会儿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


 


老头儿嘟囔道:“唉......可怜的年轻人,真是见了鬼,总要人都不在了才知道难过,”他揉揉发红的鼻子,“老天保佑,我情愿穷的响叮当也不愿意做个孤家寡人。”


 


这话说的在理。


 


冬日的墓园说不上好闻,土腥气混杂着夏桦叶发酵的气味。


 


Loki的墓碑孤零零的竖在那里,大理石干干净净,即使在这么潮湿的环境里也白的发亮,显然是经常有人打理。


 


Thor放下小雏菊,说“你回去吧,我一会儿会自己打车的。”


 


“好的,Odinson先生。”司机迫不及待从这个诡异的气氛里逃脱。


 


之后男人很久没有说话,时间就像禁止了一样。


 


Loki也离开他五年了。


 


曾几何时,他无知又愚蠢,看着母亲父亲相继离去,看着弟弟和他渐行渐远,看着Hela夺走Asgard。


 


面对这一切,Thor才发现自己荒度的光阴让他无能为力。


 


他的醒悟太晚太迟,等他终于扳回一局后,又因为掉以轻心,在早有预谋的车祸里失去了Loki和他的一只眼睛。


 


男人的气息粗重了起来,他沉浸在哀痛里,情绪的起伏太过激烈,后脑突然锐痛起来。


 


疼痛极其猛烈,他踉跄了一下,一句话都说不出就在天旋地转间砸向了大地。


 


失去意识前,他恍恍惚惚的听见有谁叹了一口气。


--------------------------------------------------------------------------------


Frigga从楼上走下来,高高梳起的头发显得知性又温柔,她有些担心的告诉丈夫:“亲爱的,Thor好像有点不舒服,他说不想吃早饭了。”


 


Odin没什么表情,他向来严肃,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Loki,好孩子,今天你没课吧?”Frigga摸了摸小儿子的头,“我和你爸爸十一点的飞机,马上就要出门了。”


 


Loki转过了头,“我会陪他的,别担心,妈妈。”


 


“哦,你总是这么贴心,妈妈爱你。”妇人笑着亲了亲他,然后催促着慢悠悠吃饭的Odin.


 


司机已经在等着了,他们不得不出门了。


 


黑发青年等和他们说了再见,关了门以后就往楼上走去。


 


不怪他有点幸灾乐祸,因为Thor会生病实在是奇事,他的哥哥从小到大可没倒下过几次。


 


“Bro?我进来了。”Loki象征性的敲敲门,他和Thor之间没什么隐私之类的顾忌。


 


垂头坐在床上的人猛地跳起来,一把抱住了他的弟弟。


 


“What?”Loki被吓了一跳,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哥哥已经换了个芯子。


 


Thor在刚醒来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


 


他花了很久才相信自己回到了十五年前,回到了一切都还没发生的时候。


 


没过多久Frigga就在门外叫他,谢天谢地,先来的不是Loki,他还有时间能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他拒绝了早饭,尽管这会儿他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恢复成那个果决而沉稳的商业新秀没那么困难,但见到弟弟的那一瞬间来自未来的总裁先生依旧破了功。


 


Thor太想Loki了,在这个小混蛋吐血而亡的瞬间,他感觉自己生命的活力也一起飞走了。


 


混乱的车祸,Loki扑在他身上挡下了飞过来的铁片,换回了男人的一条命。


 


他还记得,记得弟弟跟他道歉,记得弟弟说原来我会奋不顾身的救你。


 


“Thor?”年轻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该死的,快点放手,我要喘不过气了。”


 


金色半长头发的青年放松了点,把头埋在弟弟的肩膀上闷闷的说:“我做了个噩梦,很可怕的梦。”


 


“噩梦?哈?Thor Odinson你还是个孩子吗?做个噩梦要妈妈抱,是吗?”Loki毫不留情的嘲讽他,手却温柔的摸着肩上的头,就像Frigga对他做的那样。


 


“我梦到你死了,天呐,那真是......我不能接受......太可怕了......”为了再享受一会儿弟弟别扭的安慰,他一点都不要脸的撒娇起来。


 


35岁的Thor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混球了。脑袋上的手,那是曾经他忽略的小动作。


 


Loki一直是爱他的,甚至在决裂以后都下意识保护了他。可他呢?一直像个睁着眼睛的瞎子,对这些熟视无睹,因为那些口不对心的话而生气。


 


“哦,Bro得了吧,你可不像是这么多愁善感的......?”Loki被肩上的湿意震惊住了,“你是在哭吗?Thor?你因为一个噩梦哭了?简直难以置信,我的天。”


 


“......我不是为了噩梦哭,”他的声音断断续续,“是为你不在了的噩梦哭......”


 


这太荒唐了,Loki想,我八岁捅了你一刀你都没哭呢。


 


但黑发青年又有点小得意,瞧,他在这个傻子心中是那么重要,做个梦没了他都哭的哼哼唧唧的。


 


心情大好的Loki拽着Thor坐到床边,一下一下拍着他哥哥,“行了行了,Thor,你真是太可笑了,我就坐在你旁边呢。”


 


是啊,Loki还在。


 


那些跌宕起伏的情节都还没有上演,他的母亲还会问他吃不吃早饭,他的父亲还没有生病,Hela的羽翼也还没有丰满。


 


Thor的眼睛里闪过杀意,那么,这一次,他就不会再让别人从自己手里夺走任何东西。


 


绝不。



评论
热度(141)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