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酒茨】乙女梦

太棒了吧

HMBLM:

ooc
前面有(伪)乙女向!!有茨×你和吞×你!!
不过最终还是酒茨
注意避雷💀
(可能是四个野男人看多了吧我好想谈恋爱哦👨🏻)


你在做梦。

你的生活中出现了两个人,毫无疑问,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

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出现,他们像云和风一样,似乎就应该自然地逐渐出现。

梦呢,哪里有根源,又何谈起始呢?

一开始你甚至觉得,他们真的是云烟和微风组成的,一碰便即刻消散。一开始你小心翼翼地去看他们,连眼神也不敢停留须臾片刻,伸出去的指尖微微颤抖,带着升高的血液温度,最后再慢慢缩回来。后来你发现了,原来他们碰一碰不会走,你能摸到他们的头发,皮肤,体温,还有脉搏。

一切像你看过的言情小说,你曾经边看这些玛丽苏的剧情边嗤笑他们,觉得男生太痴情女生太幸运,现实生活中怎么会有这样的故事发生?

你忘了,这是你今晚的梦,你潜意识里的愿望。

好吧,你现在还没有意识到。



那么我们先来看看茨木。

他毫无疑问,不置可否,长相和身材都趋近于完美。事实上酒吞也是一样,你在第一眼看见他们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而且是打心里深深的感叹。

造物主的奇迹。

茨木啊,他可以用狼来形容,或者是世界上的什么危险而迅猛的动物,但是在你面前,他可以成为一种奶狗,眼睛湿漉漉的,一旦对你有什么诉求,邀请你出去也好还是在你生气的时候求得你的原谅也好,他总是睁大他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睫毛弯而长,似乎总是伴着清晨的露珠。他在紧张的时候总是绞着手,眼神里的期待或者抱歉不带一点遮掩,你总是会对他这样的神情无可奈何,在他放软了声音,轻轻叫出你的名字,说出那句对不起的时候,你的任何不满的情绪总会云消雾散。

你无数次想要抵抗这个,装作不理睬他或者干脆蒙上眼堵住耳朵,但是他那么狡猾,说不上是天真还是狡猾,他会运用触觉,拽拽你的袖子或碰碰你的手,然后你能隐隐约约听见他带着小小失落的话语:“你不理理我吗?”这时候你就被顿住了呼吸,二十几岁的老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然后泄了气,转过脸去面向他。这时候你能看见,他的眼睛又流露出蜜糖的笑容,仿佛是透过圣殿的阳光又照耀在了脸上,贝壳样细白的牙齿展露无疑,你会发现自己无比喜欢这样的笑容。

茨木像个旅行者,他的嘴里能源源不断地流出话来,大部分是他向你讲他所见的,经历过的,讲朱红色的鸟居,讲有黑影一闪而过的密林,讲天文台的玻璃屋顶,讲文艺复兴时期的美第奇。而出现在他话里频率最多的是两个字,“挚友”。一开始你对他的出现充满好奇,及至你发现他是酒吞的时候便会对茨木所说的强大或者什么的表示赞同,但再之后,茨木总是克制不住地去讲他,这总让你有些生气,有时候听着听着就会突兀地起身离开,留下一个云淡风轻实则充满情绪的背影。这时候茨木会追上来,他说抱歉的时候你从来没有抵抗住。到了最后,茨木还会有克制不住说起酒吞的时候,但他会及时地打住话头,小心翼翼往你这边瞥去,看见你严肃的表情,他咬一咬嘴唇,然后生生地转了话题,殊不知你在心里捂着嘴偷偷笑。




他的挚友,酒吞啊,和茨木一样的,在外人面前也可以用一种侵略性极强的动物形容。但不一样的是,他在你面前也同样的具有侵略性,但依旧会像一只不苟言笑的狼展露出他的另一面。你以为他们作为朋友,总该会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但不是,你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发现了,那双罕见的紫色眼睛从来不表露出一点点情绪。像紫水晶般剔透,同时又像迷雾一样,你看不清其中所蕴含的真正的东西。他也鲜少像茨木那样露出笑容,最多只是微微地一挑嘴角,从嗓子的深处发出一声带着笑意的哼声,低沉地像擂鼓似的,但同时你的心也会像擂鼓一样乱跳。

酒吞很会把握分寸,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从来不会感到不满,除了他情绪波动的太少时常让你感到压抑外,他还没有做过什么需要对你道歉的事情。比如说在必要的时候,他对你的肢体接触从来都颇有绅士风度,在某一次你们还不太熟但他需要拉住你的手的时候,他会握住你的手腕,这是一次不会越界而不让你感到难堪的接触。但遗憾的是,你也从来没有见过他说抱歉的样子,多遗憾呀,你想,真的和茨木不一样。

你也很少听他谈起茨木,他的话总是不多,大多数的时候甚至是你在说话。酒吞提起茨木的时候,说他们其实并不怎么见面,那家伙说话很多很烦,这时候你捂着嘴笑了,他也露出了一点点笑意。那情绪被隐藏得很好,但你总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大对劲。

梦境总是遵循着你的心,看似荒诞不经实则充满神秘的逻辑。于是你看到了,两个不怎么见面的朋友,他们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面对着,你能看见茨木的耳朵变成了鲜艳的粉色,眼睛瞪得大大的,半抬着头直视着把他压在墙上的人。而那个人,酒吞,甚至他不很表露情绪的脸上也出现了红色,没什么弧度的嘴唇终于出现了弯度。你不知道这样的画面是怎么出现的,但你,总之,被吓了一跳,而你手中那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玻璃杯也失手掉到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哐当。

你大叫了一声,坐了起来。

周围一片黑暗,仅有的光是没拉严的窗帘缝隙中透露的月亮。

而你正盖着被子,两只手掌撑着床垫,大口喘息着。

啊……你醒了过来,这是个梦。

你平息了一下,摸索着找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按亮了屏幕。

锁屏在这黑暗的房间里格外的亮,上面的图片还是你熟悉的两个人,出现在你梦里的样子。

正是你做梦的最后一幕,你曾经在网上看到过这一张图,在太太的评论里表示得喜欢的不行,存了下来当做屏保。

你发呆一样盯着手机,凌晨三点的显示时间跳动着,数字又向后变动了一位,连同着你熟悉的那个画面一起暗下去,最后彻底消失了光芒。

房间瞬间归于你初醒的样子,你回过神来,顺着月光的路径看过去,是你床头摆着的玩偶。

有两个,红头发和白头发的,紫眼睛和金眼睛的,你每天都把他们亲亲密密地摆在一起,时而被你脑子里的黄色幻想冲刷着,成了恶趣味的体位。

现在他们并排坐在一起,即使没有亮光,你也清楚,他们的脸上都染上羞涩而幸福的红晕,一个眼神很别扭,一个眼神有星星,是你在梦里也没有对你展露出的表情。

你露出了笑容,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把金眼睛白头发的那个位置调了调,那向上挑着的嘴便准确无误地贴在旁边人的脸颊上。你看了他们一会儿,然后泄了气般地倒了下去,扑通一声倒在枕头上,再一次扭过头向旁边的两个玩偶看去,然后合上眼睛,准备进入梦乡。

你再一次睡着了,但如果你现在睁眼看看,窗帘背后可以透露出两个缓缓下降的黑影,很怪异的,一个看起来头上长着不对称的角,一个看起来背后背着葫芦。他们的头发都很长,连同着衣服一起随风飘着。啊,如果你仔细地侧耳听听,你能听见他们在说话。

“啊挚友,她睡着了。”

“嗯。”

“挚友,吾又看见了吾们!”

“是吗?什么样子的?”

“大概是……”

茨木偏了偏头,迅速地向酒吞的脸靠近,嘴唇——准确无误地贴到了旁边人的脸颊上。

“……是这样。”

酒吞没有说话,他抬手摸到了茨木的发旋儿顶,然后揉了揉。半晌,他才又开了口,

“不错。”他说。

然后一道黑色的烟雾从他同样黑色的指尖缓缓而出,它飘至你的窗棂,忽地一下没入了过去。

“这里,记下了。”

“好的挚友。”

城市灯火通明,他牵起他的手,也许就飞去哪个静谧的天台,继续着你在梦里看见的事情。

你爱着他们,他们何尝没有关注过你。


end.


——————————
昨天刚说好了两周之后见今天就忍不住偷偷回来码了一片
写得好矫情啊……
不喜勿喷不喜勿喷谢谢谢谢各位
每次看了评论都很感动 接受我的小心心发射!❤️❤️❤️❤️❤️❤️❤️❤️❤️❤️❤️❤️❤️❤️❤️❤️❤️❤️❤️❤️

评论
热度(138)
  1. LasombraBATGasoline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了吧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