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佐鸣】春野樱不相信爱情

萌的大部分是冷cp:

提示:小樱视角,佐鸣戏份很少,可能会有百合感。傻白有点甜,喜欢所有角色





井野是个美人,春野樱从小就知道这一点。

这个女孩就像她家店中的那些鲜花一样娇艳美丽,生机勃勃。她向来乐于展示自己的魅力,对自己的女性美骄傲而自信。

现在她穿上了白无垢,端庄沉静的她看上去别有韵味,原本艳丽逼人的容颜透出了点点天真。

“你很美。”春野樱第一次对自己这个仇敌似的闺蜜说出如此真诚的赞美。

井野希望自己表现的像往常那样理所当然,但笑容中还是带了羞涩,不过她很快就找到了扳回一局的话题,“咳咳,现在是我先嫁出去啦!现在没有了我这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你可要趁机努力了啊。”

春野樱看着对方带了促狭的表情,假装没有领回到那句别有深意的话的内涵,帮她整理一下衣服,“小心早合早离哦。”

“小樱!”井野原本是不在意这种话的,但这种时候人总是特别紧张,连带着迷信起自己曾经不相信的一下风俗,忌讳多的自己都觉得难受。

“嗯嗯,”春野樱把她按回去,继续耐心的打理她的服饰,这大概是春野樱此生最温柔的时刻,“如果那个佐井对你不好甚至背叛你的话,我就替你打扁他,不,把他打的渣都不剩。”说着她还举了下自己的手臂,逗得井野笑起来。





井野执意要春野樱从她预备的嫁妆里调走一件东西。因为佐井是入赘,所以那些东西没有送出去的必要,佐井对于家中事物完全听从井野,两个人还没结婚就透露出一股老夫老妻似的甜蜜。

小樱是家境最普通的一位,井野甚至打算过让小樱出的像普通朋友一样就好,但小樱用自己的工资和任务报酬给了她最大的红包。

“如果不是你不能入赘的话,我干脆想着嫁给你好了。”井野一边把嫁妆里最贵重的东西挑出来,一边如此打趣。小樱打量着那些或精美或古朴的物什,回给她一句,“好啊,那我就在婚礼上抢亲吧。我向你伸手,你就跟我走。”

“这可不行啊,”佐井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带着清浅柔和的笑意,“如果那样的话我可是会拼死抢回我的新娘的。”

小樱露出一副被肉麻到的表情,随手挑了一个东西带走。

现在她在婚宴上悄悄的又往盒子里塞了个大红包。





准备参加婚礼那天,小樱坐在梳妆镜前感到一阵陌生,她已经很久没有仔细打扮了。她日复一日的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忍者,女性的爱美天性被任务和训练压抑下去,以至于现在她都找不出应该用什么化妆品。

她的目光被抽屉最深处的一个盒子吸引,那是一个很旧的盒子了,上面覆了一层薄薄的灰。她小心的把那些灰擦点,第一次打开了那个盒子。

这是她十多岁时得到的,那时候的她还喜欢着佐助,像个无忧无虑的女孩一样爱美。

她带着积攒的零花钱走进店铺,琳琅满目的化妆品让她惊奇又无措,她看着一个个包装精致的盒子,幻想着自己用了是不是可以迷倒佐助。

小樱粉红的脸色在看到一个人之后变成了鲜红,“卡、卡卡西老师!”

这位一米八几的无良上忍一点也没有挤在多为女性的店铺里该有的羞赧,他静静的看着一个角落,专注的像是在看情人,被小樱喊了一声才发现她。

“啊,小樱。”他很自然的打招呼,好像这里不是什么几乎是女性化妆品专卖店一样的地方,而是人人都可以去的公园。

小樱心中乱七八糟,她那点怕被发现的少女情怀让她抢先开口,“老师你在这里做什么啊!”

很好,就这样,他肯定会因为被发现挤在女人堆里而落荒而逃的,这样我就能挑选让人魅力四射的化妆品了!

卡卡西慢吞吞的转向她,眼睛依旧懒散的眯着,阳光落在他长长的睫毛上,像是洒下碎金,“我嘛……随便看看。小樱你来做什么呢?”

竟然这么理所当然!

小樱觉得自己内心简直是五雷轰顶的地步了,这个人太无良了!

“是买东西吗?”今天的卡卡西出乎意料的温柔,并没有捉弄她,他伸手拎起一个盒子,修长的手指细细的抹去盒子上的浮土,“等我一下。”

小樱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走了,而只是她转身的功夫卡卡西就又来到了她面前,有点疲惫的说,“送你。”

“唉?”小樱茫然的捧着盒子,愣愣的看着卡卡西走远。

她举起盒子仔细看了看,紫色的包装已经蒙上了老旧的暗色,是草莓味。这种护肤霜已经停产了,是很久以前才有的,也不是特别高级,她想不通为什么卡卡西要送她这个。

不过想一想,这好像就是卡卡西老师小时候流行的那种。卡卡西老师不会是在怀旧吧?

小樱脑中突然窜出各种告白方式,心中警铃大震,难道、难道卡卡西老师喜欢自己?不是吧?师生恋?好糟糕!’

她什么也没买就回到家中,如临大敌的盯着桌子上的盒子。如果送回去的话,是不是太伤人了?而且卡卡西老师还没说什么呢!

思来想去小樱决定把那个盒子塞进抽屉最深处,让它继续积灰。

明天给佐助送便当吧,当着卡卡西老师的面送。

小樱有点内疚的想着。





现在在看到这盒东西,小樱忍不住笑了笑,为当年自己的幼稚,也为过去的时光。

里面的瓶子很可爱,是一只小企鹅,旋开盖子后并没有那种浓郁甜腻的味道,小樱用指尾蘸着抹在脸上,这才嗅到那种清甜柔和的香气。

温柔甜美的味道其实更适合十几岁的小姑娘,不过她现在自认也还没到不该用的年纪。镜中的女孩有着漂亮的樱色头发,眉间一点碧印,是个好看的人。

小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有再多打扮,换好衣服走出家门。

她早已经长大了。





婚礼上男人们拼酒说话,女人们也有自己的天地。

井野还穿着白无垢,就像个结婚多年的人一样开始抱怨佐井,都是一点小摩擦,带着蜜意。

小樱和雏田坐在一起,这个组合如果是其他人见了恐怕会想起一些闲话,不过这次来的都是些熟人,大家都不在意那些事情。

先开口的是雏田,这个女孩总是十分温柔,声音也细弱,她远远的看了一眼男人那桌,“他们喝的好厉害的样子。”

小樱转了转手里的杯子,阳光在上面反射出亮眼的光芒,“反正总有人收拾残局,是吧?”

雏田又看了那边一眼,收回目光后低下头,“鸣人君……很开心……”

小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她还是个孩子时做过不少混账事,大多与鸣人有关,这让她对和这位痴心鸣人的女孩谈论鸣人时有些尴尬。“他、他最近过的一直不错啊。”

雏田微微抬头,细细地看着她,“你们三个人是不同的。”

小樱很快反应过来她的意思,想笑却笑不出来,她抿了口酒,低声说,“对我们三个人而言其他人不能和另外两个人相比,但对他们两个而言,简直是……只有彼此。”

她像是无法忍受一样捏紧了杯子,雏田担心的看着她,她给她一个微笑,但想必那笑容不怎么好看,让雏田忍不住握住了她的手。

“那些传奇啊、救世什么的,都是男人在出风头,女人再怎么努力,也只是配角。可是他们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们真的、真的……只有他们才能理解对方……”小樱还笑着,声音僵硬的如同哽咽,“我啊,一直追着他们,不断变得更强,可是那不是实力或者其他东西的问题,是他们两个……天生一对。”

她想起这些年的点点滴滴,以现在的视角去看过去,好像她才是一段恋情的旁观者。

小樱抬起头来,露出真心实意的微笑,“所以我打算走自己的路了。我可是新三忍之一啊!绝对不会输给他们的。”

雏田松了口气,但仍握着她的手,“那我们一起加油吧。”

小樱这才注意到,雏田穿的礼服是族服。





喝的一团烂醉的人被各自接回去,小樱扶着鸣人,恨不得拖着这个满身酒臭的人走,不过如果她真的那样做了恐怕会被看作英雄发生内部矛盾,所以她只能继续扶着鸣人。

“小樱……小樱……”鸣人醉醺醺的喊着,小樱一开始还答应几句,后来就索性当没听见。

“对不起……佐助还是走了……”

“不是你的错,我早就说过不要追他了!”

“可是我觉得佐助离开可能会更开心……所以我不会再追他了……”

“原来你是在装可怜吗?!”

“啊!!小樱!好痛!”

“闭嘴啦你!”

“哦……我……我希望佐助幸福……”

小樱看了一眼昏睡过去的鸣人,叹了口气,“我也是,我还希望你能幸福。”

小樱一脚踹开房门,把人扔在床上。鸣人还在喃喃的喊着小樱,她也不理他,帮他脱掉鞋后给他盖上被子。

当被子轻轻地落在鸣人身上时,他突然小声喊了一句,“佐助……”

小樱愣住了,然后差点笑出声来,她帮鸣人关好门窗后慢吞吞的走回自己家,假装没有听到有人来了带起的风声。

“真是两个笨蛋。”







春野樱从那以后开始长期修行,她救过被丈夫抛弃的女人,她看着他的背影嗫嚅着问,“你有没有爱过我?”

她问的如此卑微,甚至都不是爱着,而是爱过。

这种事情并不仅限于女人,它降临在所有被爱情背叛的人头上。

爱情看似兼顾实则飘渺,当爱情消褪,没有什么能挽救那段情感。不爱了就是不爱了,连失去爱意的本人都无可奈何。

春野樱觉得比起爱情还是友情和亲情更靠谱。

当然,有被抛弃后一蹶不振的人,就也有奋发向上的。没有谁会追着一个不放,让彼此的生命难分难解。

不,还是有人的。

小樱在心里想。

不过那不是爱情。





三十岁的春野樱依然没有结婚,她的干儿子山中井阵都会撩妹了她连恋爱都没有谈。

井野为她操碎了心,小樱倒是满不在乎,“这是要讲缘分的,说不定那天我出任务就遇上真爱了呢?”

“你们三个啊,干脆叫单身三忍好了。”井野如此说。

小樱呵呵笑着抱住井野,“哪有啊!明明有两个不是单身!”

井野狐疑的看着她,犹豫了一会儿,“鸣人……还是佐助?”

小樱笑得倒在床上,“两个都有!”

“什么!”井野吓的一下子站起来,然后才回过味,“你、你说的是……”

小樱点点头,食指压在井野唇上,“我们看看他们什么时候开窍吧。”

春野樱不相信爱情,她相信爱。



end
评论
热度(197)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