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代阵】あいくるしい

-:

现Pa


职业棋手×心理医生


年龄设定二十三,同岁。


时间设定在冬天不过七夕快乐。






自奈良鹿代和山中井阵认识了二十三年,从来没有这样吵过架。


 


说是吵架其实也不过就是斗嘴而已,井阵甚至忘记是因为什么原因的斗嘴会惹得鹿代那么生气。发觉鹿代真的生气之后井阵就单方面停止了这场争吵立刻开了个玩笑准备道歉,鹿代摆摆手用明天要出远门的理由搪塞井阵就自顾自回家了。井阵挑了挑眉毛,决定放着不管让他自己消气。


 


索性鹿代第二天真的出远门了,将棋龙王赛。井阵这才意识到这段时间里两个人匆匆见面匆匆分别,连问候都少之又少,自己居然把每年惯例抛之脑后。


 


木叶布散着秋末傍晚柔软的阳光,井阵觉得稍微有一点恍惚。鹿代很聪明,这一点井阵从小就知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聪明,井阵觉得鹿代十分不解风情。心思慎密却十分地不体贴不温柔,这种情感的木讷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严重,甚至在井阵有意而为之的勾引下无动于衷。


 


毕竟小时候也是我在照顾他嘛。井阵这样想着,趁父母还未回家的空档接通了昨天预约的患者的电话。


 


患者是一位有着十分严重的密集恐惧症的青少年,严重到了看着白米饭也会作呕的地步。这种疑难杂症让井阵毫无头绪,只得苦口婆心劝对方早日就医,网络咨询是没有任何帮助的啊为什么不去看病呢……听对方阐述了几分钟之后井阵听到了妈妈回家的声音,打断了患者的叙述强行结束了这次治疗。


 


井阵想起来昨天和鹿代吵架也是因为这件事。


 


自从高中毕业,两人的大学天南地北,也只有寒假见一面。毕业之后回到木叶,鹿代倒是成了职业棋手,没有比赛的时候就无所事事。井阵开始了心理医生的工作,整日听不一样的患者模棱两可地讲一些奇奇怪怪的理由导致的失眠、心悸等等等等。假期少得可怜,甚至几乎没有周末。


 


工作之余井阵拼了命继续学习和考证,计划拿着漂亮的证书瞒着父母在医院挂名之后回家做轻松的网络咨询,还可以去花店给妈妈帮忙继续当二十四孝好孩子。可惜瞒着父母的勾当总是不能一直在家做,在辞职的交接工作开始之前井阵向鹿代提出了同居的想法。


 


两个人高二的时候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意,不记得是谁先有所表露但是一来二去双方也都默认了。五年里尽管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但两人努力适应没有对方的生活并且保持着联系和关系也算是情比金坚,尽心尽力了。


 


不过鹿代并不上心,对同居这件事也只是想着‘跟老妈解释起来好麻烦’就回绝了。


 


这也没什么不对,初步踏入社会,麻烦的事情还有一堆呢,哪来的闲工夫打理生活琐事。可惜井阵当时只觉得委屈,自己不过是想多陪陪鹿代罢了,在父母眼里顶多也不过是情同手足地一起出去住而已。鹿代甚至连眼睛都不抬一下,玩着手机吐出了导火线。


 


“想在家偷懒的话还是不要拿我做理由比较好哦。”


 


这句话成了无理取闹的开端,也确实是井阵先发脾气的。这几年见不到恋人的委屈全都涌了上来,冲塌理性,然后看似冷静地大吵了一架。


 


听着自家妈妈还是少女一样蹬蹬蹬跑过来敲门,大喊大叫地招呼自己出去吃章鱼烧。井阵起身去开门,然后像小孩子一样扑在妈妈身上。井野开心地看着儿子撒娇,捏了捏儿子小脸说鹿代又去比赛啦,是不是很无聊呀,明明这几天放假嘛跟他一起去砂之国也可以嘛……


 


脑袋蹭了蹭妈妈的肩膀,随口应付了过去。


 


陪着妈妈做晚饭的时候自己在热奶酪,井野笑着调侃儿子这么大了还是小孩子舌头。井阵脱口而出:这也没关系吧,就像妈妈现在看起来还是十八岁呐。


 


井野听着,露出了一个十八岁少女的笑给可爱的儿子。


 


吃过晚饭之后井阵开始查关于这种疑难杂症的密恐的资料。家里涉及到这方面的书翻了两遍无果,回过神已经是深夜了。这种从隐性恐惧发出的症状需要患者自己思考是什么留下的阴影,而不是依赖心理医生啊。话说回来心理医生也只是疏导而已……


 


井阵揉着太阳穴,四肢传来沉闷的睡意,眼睛干涩疼痛,思维却十分地清醒。他思考着要不要给鹿代道个歉,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这次可不像以前一样可以因为自己没错而理直气壮地道歉,井阵犯难地想起来鹿代一直挂在嘴边的话——真麻烦啊。


 


恍惚又混乱地想着怎么开口,糊里糊涂地想起了年幼的时候在这个天气里发生的事。那个时候两个人才五六岁,井阵拉着鹿代坐公交车偷偷出去玩,窗外不断移动的画面让井阵有点发困,便看着发起呆来,回过神已经是到了不知道在哪里的终点站。


 


当时是下午,荒郊野外已经没有末班车了,鹿代看了看孤零零的站牌,拉着井阵往回走。天暗得很快,温度也降得飞速,两个人手拉着手走了好久好久,两个人的小脸也被冷风吹得通红。井阵晃晃脑袋,把手从鹿代手里抽出来哈气。


 


鹿代看着他觉得有点难受,于是把脸凑过去,语气比温度还要低,开口说道我们找到警察局就可以让你爸爸妈妈过来了,反正你家里也不会因为这个教训你吧……


 


井阵听着有点委屈,低头小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听到井阵软软的声音,鹿代稍微有了一点作为哥哥的担当,四周看了一圈发现了一个小摊子,就拉着井阵走了过去。


 


鹿代要了一碗羊汤,把热乎乎的汤端给井阵,稍微有点烫到了的手摸了摸井阵的脸。


 


井阵体温比一般人低一点,鹿代在长大成人之后曾经调侃他说过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意思是说井阵白得夏天不出汗,湿肌凝脂,冷冰冰的。井阵觉得娘里娘气的就白了他一眼,鹿代撇嘴说我在说你好看呐。


 


两个人的初吻就在这句调侃之后。蜻蜓点水一般的亲吻以后自己冷不防地害羞了,趴在鹿代身上装鸵鸟。那个暑假里里像那样两个人在空调房打游戏的日子后来再也没有过。


 


这样思绪混乱地失眠了。


 


到了医院后井阵有点困扰地给自己开了一副基本没什么副作用的抗抑郁药,拿来提神。


 


下午没有病人面诊,井阵有点发困打开摇椅想睡一会儿却依旧睡不着,正巧部门主任拿来一叠新资料,警察也交过来一个犯罪嫌疑人需要稍微诱导问话。本来该无所事事的下午突然忙碌了起来,井阵对于这种事稍微有点欣喜,毕竟累了就不怕失眠。


 


熬着黑眼圈回到家,网络咨询的病人发来消息说被父母抓去医院了,井阵舒了口气准备陪父母吃过晚饭就慢慢睡觉,今天晚上难得空闲了。


 


然而并不如他愿。愣是四肢酸痛无力依旧毫无睡意,井阵想干脆起来打游戏。


 


看着亮起来的电脑屏幕井阵愣愣地发呆,突然并不知道该玩什么。深更半夜哪有人陪自己打游戏呢,博人被他的小姨妈压榨着忙得要死开始接手他妈妈娘家的家业,鹿代又不知道在做什么,大概在准备第二天的比赛吧……井阵并不擅长下棋,看着鹿代下棋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从来没有跟鹿代去过那个听名字就感觉聚满了老年人的比赛,鹿代会在做什么呢?还会继续生气吗?


 


交往的第五年,井阵头一次不得不承认他因为两个人的关系彻彻底底的失眠了。


 


超过48小时没有睡眠,上班路上有点头晕。佐井早晨有点担心地看着儿子混混沌沌地吃了早饭,直截了当地问他要不要请假。


 


井阵摇头,摇头又是一阵眩晕,然而即使不去也睡不着。而且昨天一直处理那个嫌疑犯人到下班,新的资料动都没动,实在是天降重任不得推辞。


 


井野心疼儿子太拼了,佐井倒是觉得小孩子在付出努力当爸爸的也不好打消积极性,和井野一起把井阵塞到车上送儿子去了医院。


 


一早上处理完几个病人之后完全感觉不到饿,井阵坐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的时候开始眼花,不知哪里瞟到鹿代两个字,再去找却发现是看错了。


 


于是他放下了这些资料。认真地想,可能需要先道个歉,才能好好睡觉。心理医生怎么会不知道如何结这样的心结呢。井阵嗤笑了一声,发觉鹿代在他心理竟然这么重要。


 


当然了,愣是一个从小就认识的人,哪怕不是琴瑟之好也是刻骨铭心了,情同手足,却是比翼连枝。本该是刺啦啦的情感却平淡得像是小时候鹿代在天寒地冻的荒郊野外端给他的羊汤一样平淡温暖。


 


井阵期初不明白这样的情感从何而来,少年时期的懵懂使得两个人亲密无间之外一直在斗嘴,蝶蝶用三岁吵架来形容他们俩的次数至少不下百次。沉淀了十几年的感情在高二那年砰得炸成烟花,于是默契得停止斗嘴,像是经历过相濡以沫的恋人一样惺惺相惜。


 


井阵空投相思入骨,傻愣愣地给鹿代发了一句吃过了没有。


 


这叫什么话,发送出去之后井阵稍微有点后悔,深沉地感觉到了自己对自己挑起的争执那么地不负责。不过心里像是大石落地一般痛快,于是关上手机继续翻着资料,准备着月末考核。


 


鹿代连着三天的比赛终于过了一半,十分耗费脑力的活儿过后他只想见缝插针地睡觉,理所应当地没有看到那条短信。


 


于是乎,井阵把杂七杂八的东西处理完也没有得到回复,好似漏气皮球一样塌在椅子上。临近下班,可以休息了。


 


然而这天夜里,等待回复的井阵依旧睡不着。连续三天的失眠导致低血糖,早饭的时候差点一头扎进妈妈的煎蛋里。


 


井野难受得想着是不是给儿子太大压力了,凑过去摸了摸儿子的头,温声细语地安慰道:不用那么努力也可以哦。


 


井阵点点头,喝着牛奶。脑子天南地北地想着如何道歉,恨不得拿来爸爸当年追妈妈时候的藏书看个遍。不过深知竹马软硬不吃的性格,想必这一套也是没什么用的了。


 


鹿代没有讲过回来的时间,在井阵给今天最后一位复查的病人开完药的时候老早在井阵家里了。他这个时候才看到那条语气大概平淡如常的短信,拿着回来路上买的章鱼烧,虽然已经凉了。


 


鹿代是有钥匙的,作为井阵的备用钥匙。这个备用钥匙的保管人十分敬业,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井阵忘了带钥匙总是能风雨无阻去给他送。鹿代悻悻发觉这个时间井阵家里没人,还好有这把备用钥匙。


 


在等待井阵回家的这段时间鹿代想了好几次需不需要给他发个短信问候一下,然而疏忽了短信的回复让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思绪飘忽地耗着时间,一直到井阵回到家鹿代还是盯着短信的界面无动于衷。


 


一直到山中井阵看到眼前的人坐在自己面前,才开始眼睛鼻子发酸,温柔甜美的困意流向四肢百骸。他有那么一点想哭。鹿代支支吾吾地抬头看他,拿起手里的袋子:你回来了?我给你带了章鱼烧,虽然凉了……呃?


 


井阵这个动作锋利到了温婉美好,用一个实实在在的拥抱把鹿代扑在了自己的床上,井阵头晕到溢出了一点眼泪,于是把脑袋靠在了鹿代的肩膀上。


 


别动,我好困。


 


井阵小声地讲了这几个字。


 


然后沉沉地睡着了。




=END=


标题的意思为牵绊之爱,稍微有点苦涩的意味。

2018-03-04 / 热度(28) / 转载自:-
评论
热度(28)
  1. LasombraBAT- 转载了此文字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