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家教众男神x你(bg)

打飞机的大阿哥:

大家十年后请注意!


前方傻白甜正在来袭|ω・)


——————————


沢田纲吉的场合


‘xx?’沢田纲吉轻声提醒正在发呆的你,见你没有反应便凑近你的脸庞轻点你的鼻子。


‘……啊!……抱歉我走神了!’回过神的你急忙跟纲吉道歉,他又坐了回去,摇摇头表示让你不用放在心上。


‘在想什么呢?’他双手支撑着下巴,身体微向前倾,好奇的看着你,橙色的眼里盛着温柔。


‘想你。’
——
你的思绪又一下子回到十年前,那时候的纲吉还是个小废柴,被人欺负时还要你来保护。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也许是从那个奇怪的小婴儿来之后吧,他开始站在了你的身前保护你,即使他依旧还是被胖揍了一顿。


你们还被莫名其妙的传送回了十年之后,在得知十年之后的世界里你已经死了,他突然一言不发只是沉默着紧紧抱着你。


‘我要变强……’他埋在你的颈间闷声说着,你惊觉少年已长的比你高了。


‘我不要没有你的世界……’你隐隐听出来纲吉的声音有些沙哑,甚至带着些许哭腔。


后来沢田纲吉像是一夜间变得成熟了起来,你诧异于他的变化,问起他他也只是温柔的笑。


——


一晃已是十年,枯木抽出了新芽,风走回了八千里。


你喜欢的那个人啊,


他还在这里。
——
‘明天会是个晴朗的日子啊——’沢田纲吉将你落在脸颊的一缕碎发撂到耳后,在他的指尖触及你耳朵时你不禁微颤了一下。


‘是呢……’


‘婚纱喜欢什么样的?’


——
——
狱寺隼人的场合


初识他时,你单纯的认为这只是一个银发的臭屁小孩,因为缺少母爱浑身带着刺。


后来你们不知道为什么经常‘偶遇’,关系也变得熟络了起来。


你总是在听完他发出要成为十代左右手的时候用微妙的眼神盯他一会儿。


‘喂喂,我说这种话有什么问题吗?’他不解的望着你。


‘没什么哦,只是我觉得变成右手的隼人君也超可爱的w’
你笑吟吟的说道。


‘哈——’他还是不太懂,‘真搞不懂你这女人在想什么……’


‘想的都是你呀……’


‘你、你突然之间在说什么!’他脸腾的就变红了,一时之间有些语无伦次。‘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我脑袋里装的都是你。’你依旧是笑盈盈的看着害羞的毛都炸起来的隼人。


眨眼已是十年,当年的那个炸毛傲娇小正太也变得稳重许多了。


‘隼人真可爱呀w’


‘又在说什么意味不明的话,我可是男人……’


‘就是指在床上——’


‘!住嘴!’


你假装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说话了,嘴角却控制不住的往上弯。


——
——


云雀恭弥的场合|ω・)


你最喜欢的事就是在天台吹风了,因为那里有云雀。


你是穿越过来的,所以对这个世界没什么归属感,直到遇见了云雀。


曾经有一个回去原本机会的世界摆在你的眼前,但你放弃了,因为你已经和云雀在一起了。


但是偶尔,也会想那边世界的家人呢。


你和云雀结婚已经十年了。
——
云雀恭弥狭长的凤眼一挑。


‘怎么?’他放下手中的书看向你。


‘唔……想搬出去住。’你站在拉门旁,心虚的看向云雀。


‘哇哦——’云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浴衣。


‘理由呢?’


‘那个……’你觉得自己的气势太弱了,于是提高了音量。


‘我窝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冷淡了!所以我想可能是你天天看我的脸觉得厌烦了!搬出去几天说不定会有新鲜感!’


你一口气说完了,然后咳嗽了两下,有点不敢看云雀的表情。


云雀恭弥倒是气笑了。


‘就这破理由?’他站起了身,大步走到你身前,在你下意识想后退时一把抓住了你的肩。


‘恭恭恭弥?’云雀背着光,你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寂寞了啊……’云雀凑近你的耳旁,你缩瑟了一下。


‘……你好像误会了什么……’你小声的说。


‘嗯?’云雀微眯着眼,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头,看着你哀怨样子不禁吻了你的额头一下。


‘欸?!’你瞪大眼睛。


‘想家了啊……’他抱住你,你点了点头。


‘那里回不去了,这里也有一个家哦?’听着他淡淡的话语,你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谢谢你选择了我。’


你与他相拥着,依偎着。


‘不,是谢谢你遇见了我。’


你笑着,一如当年初来这个世界的模样。


‘因为我从未后悔选择了你。’


——
——
六道骸的场合


你知道的,你一直都知道的。


那个男人在想什么一直被拥有野兽般直觉的你看穿,而且他的幻术对你完、全、没、有、卵、用!


‘Kufufu……’六道骸收回三叉戟,向你伸出手。


‘我拒绝和你啪啪啪。’听着六道骸便秘的笑声,你义正言辞的拒绝他。


‘小猫咪还真是懂我啊……’他蓝色的右眼在渐渐的变得鲜红。
‘请不要用库洛姆的身体作出这种事情。’你翻了个白眼,推开了他凑近的俊脸。


‘还有,你别忘了你发动能力对我也是无效的。’你再次给了一脸便秘的六道骸一个白眼。


‘Kufufuf……小猫咪的意思是……只要本体就可以了对吧?’
六道骸妖冶鲜红的右眼渐渐变回蓝色。


‘是啊……’你又给了他一个白眼,‘你先从水牢里逃出来再说吧。’


‘已经三次了啊……’六道骸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擦在你的脸颊。


你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事不过三哦……’六道骸妖娆的笑着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记得履行你的承诺哟~♡’


你和库洛姆一时之间相对无言。


‘那个……骸大人其实昨天本体好像就从水牢脱出了。’


你的预感验证了。


‘……’你果然又把自己送进了火坑。


——
——
山本武的场合


这家伙是个天然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是这么想的。


而后几次,更确定了这个想法。


在听到他把黑手党当做游戏之后,就确定了这家伙是个天然黑的设定,虽然皮肤也挺黑的。


山本武做的寿司很好吃,山本武本人也很好吃♂,和他在一起的十年后你的感想是这样的。


而你每天会为他的天然而感到困扰。


‘阿武,我饿了。’你认真的看着他,心疼的摸着自己瘪掉的肚子。


‘啊哈哈,’山本武爽朗的笑着。


‘又饿了啊,昨天晚上不是刚做过吗?’他不解的摸着脑袋。


‘是肚子饿了啊笨蛋!’你恼羞成怒的说道。


‘是吗?真是拿你没办法啊!’山本武多年习剑道强有力的双手直接将你拦腰抱起。


‘喂喂你大白天不要——’你捶着他的肩膀,直到他把你抱到厨房旁的椅子上。


‘大白天不要什么?’他无辜的眼睛看着你,桌上已经摆好了寿司的材料。


‘……’你咬牙切齿,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哦日这个混蛋天然黑!


山本武双手撑在桌上,看着你的表情有点微妙。


‘还是说,你想在这里……’


‘捏寿司去啦笨蛋!’


——
——


白兰的场合


那个变态棉花糖死白毛从没让你省过心,你有时也想过干脆一枪爆了他拉倒,可是看见他的脸又不忍心了。


哦——这张可恶的帅脸!让你永远无法下手去胖揍他一顿。


‘小oo~’


‘干嘛。’


‘吃棉花糖吗~’


‘不要。’


‘小oo~’


‘……干什么……’


‘吃棉花糖吗?’


‘不要!’


‘小oo~’


‘(눈_눈)到底要做什么。’


‘今晚不要啪啪怎么样?’


‘不要。’你即答,望着他一脸得逞的样子内心再次奔跑过一群草泥马。
——


‘嗯啊,小oo好厉害哈♡’


‘啊……小oo的那里好紧啊嗯……’


‘啊‘我要去了哦小oo’’


‘我就是给你剪个指甲!’你忍无可忍的吼道。


‘诶呀小oo害羞了,’白兰手别住你的腰,暧昧的朝你的耳朵呼气,你不争气的红了脸。


‘期待今晚的oo小姐发出这样美妙的声音哟~’


——
——
里包恩的场合|ω・)


樱花树下埋葬的是尸体,所以樱花才会开的那么艳。


然后你,作为一位目睹了里包恩先生全程杀人后埋在樱花树下这一过程的小姐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


‘你会杀我么。’不知道为什么,你出奇的冷静。


‘毕竟我是一名绅士。’他压低了帽檐,将手枪重放入西装衣服内。


那是你们初次的邂逅,樱花,尸体,鲜血,埋葬,这些词听起来似乎不怎么美好。
——
‘你喜欢,呃不,你爱我。’十年之后的你也是一如既往的冷静。


‘这是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里包恩把玩着手里的列恩,对你轻笑着。


‘那之前……’


‘之前是因为那副鬼样子没法见你,’里包恩打断了你的话,‘我可是个男人哦——’他意味深长的拉长了语调。


‘毕竟,第二次遇见你你就把我的长短深浅♂摸清了呢。’他单手解开了衬衣的扣子,向你挑眉。


‘……’你默默别开头,说不过这个老绅士那就装作鸵鸟吧。


‘不说话了?’


‘……’


‘也好,留着点力气待会儿叫吧。’


’我亲爱的小姑娘。’


然后你们就干了个爽。


——
——


最近诸事不顺啊,考试失利,脖子落枕|ω・)那接下来的我一定有一个大吉的运势嗯!攒着去抽ssr!(*/∇\*)


还有感觉白兰被我写的完全就是一个死变态啊



不,不用管这些细节,好吃就行了♂_(:3」∠❀)_


最喜欢里包子和云雀了~虽然不是M但就是某名奇妙喜欢呢,
可能是想成为那样的人吧。
强大又自由,
不由自主就想追随,
想和他们一起在夕阳下奔跑寻找是失去的少女心(放屁


好啦


不早了


晚安啦(*/∇\*)


——下次开hp众人啦!周四更新哟,因为去春游嘛,超开心的_(:3」∠❀)_

评论
热度(473)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