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郑楚/授权转载】铃铛(5-6)by飞行者墓园

枝头蹲着大乌鸦:

授权截图见第一章前。




番外【铃铛】五(架空慎)


郑吒啃卝咬着对方的唇,他感觉到对方本能的抗拒,对于真卝相的惊讶和恐惧转卝化为了毫无来由的愤怒。他的牙齿紧紧卝咬着,手臂绷紧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推开他。




“忍受这些不会是愉快的经历,”郑吒停止了动作,“那么,我们来看看,到底你什么时候才会用真面目面对我。”




楚轩看上去仍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他似乎想说什么,郑吒很快用卝力捏了一下他唇边被咬伤的地方,楚轩微微张卝开嘴吃痛地哼了一声,这微小的疏忽让对方有机可趁,郑吒撬开他的牙关,肆无忌惮地席卷进来,对方柔卝软的唇卝舌没有活人的温度,一下子遭遇刺卝激,楚轩既不知道如何抗拒,也不懂怎么回应,生涩得像是一个孩子,只能茫然睁大眼睛,任凭郑吒纠缠着他,口卝中密不透风的战场让楚轩忘了呼吸,也忘了自己早就已经不需要像活人一样呼吸。




等到双卝唇分开的时候,楚轩一贯平静的眼睛显得茫然失神,原本苍白的嘴唇被蹂卝躏成淡淡的粉色,从嘴唇中带出来的银丝让他看上去有些狼狈,而更多的是诱卝惑。




郑吒满意地看到对方因为自己而产生的变化,他低下头舔卝弄楚轩的耳朵,将耳珠含在嘴里,楚轩只是微微缩紧脖子,侧过了脸。柔卝软湿糯的感觉落在一侧的脖子上,有些痒,又有些期待。




尽管知道不应该,但是楚轩仍然下意识放松了警惕,紧接着颈部动脉的下方传来一阵剧痛,郑吒一口咬在他的锁骨上,尖利的虎牙撕卝开那里的皮肤,只是咬得并不深,不知道是害怕自己失控,还是因为趣味,郑吒松开牙齿,双手用卝力压卝制着楚轩的挣扎,看着锁骨上的伤口卝中流卝出鲜血。艳卝丽的深红色血珠在苍白的皮肤上显得很刺眼,它流淌在楚轩的胸前,而楚轩紧张的眼神在郑吒将那滴鲜血连同他胸前微小的凸起一起含卝住的时候变得迷离起来,他听到心中有一些声音对着他咆哮,但是他无力分辨。




郑吒并不知道楚轩的困扰,他用牙齿将那粒渐渐变卝硬的殷卝红轻轻摩卝擦,同时搓卝揉卝着另一边。楚轩猛地颤卝抖了一下,他紧卝咬着牙阻止即将脱口而出的叹息。他知道今天郑吒并未像那天晚上一样使用吸血鬼的特殊能力迷惑他的神卝智,但是他现在确实已经无力思考了,就连郑吒的手探卝入唯一遮挡他身卝体的斗篷下面,将布料掀开滑落地上的时候他也没有发觉。




郑吒的手指没有停歇,沿着楚轩没有一丝赘肉的腹部抚卝摸卝着,楚轩感到郑吒把自己扶起来,然后猛地被扔到礼拜堂中间的大理石地板上。膝盖磕在地面上的疼痛让他清卝醒过来,抬起头,只见到了残缺碎裂的圣母雕像。




她低垂着眼睛,表情永远是慈爱悲悯的。神祗的眼睛将发生在信卝徒身上羞耻不堪的事情尽收眼底,楚轩下意识遮住自己的脸,他曾经是侍奉神明的人,但现在他已经无法确认任何事情。




郑吒站在他身后看了一会,楚轩略显清瘦的肩膀绷紧着,郑吒抿着嘴唇说服自己狠下心来将这事情进行下去。




“为什么不让你的神看看你的真性卝情?”郑吒走过去将楚轩的双手拉开,“看看你这藏在牧师袍下面的,到底是什么?”




“你……是什么意思?”




“嘘……不要问,你很快就会知道。”郑吒俯身抱住他,伸手从对方的大卝腿内卝侧抚卝摸下去,另一只手环住他,揉卝捏着楚轩胸前的粉红凸起。尽管仍然紧卝咬牙关不发一言,楚轩的呼吸确实渐渐沉重了。




“住手……做这些……没有意义……呃……”楚轩立刻捂住嘴,他不敢相信自己也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双卝腿在那双手的抚卝摸中渐渐发软,几乎是靠着郑吒箍卝住他的手臂才没有倒在地上。




“来,碰碰自己。”郑吒握住楚轩的右手,在他耳边轻声说,“我要你碰自己,让你的神也好好看看。”低沉魅惑的声音,隐约的吹过耳旁的气流,渐渐让楚轩忘乎所以,当郑吒抓着他的手握住自己下卝身的时候,他忽然惊觉过来,从未被他关注过的地方传来的快卝感瞬间入电流般散布到全身,他不知道这么疯狂的感觉到底是因为自己压抑了太久还是因为对方是郑吒。




但是楚轩不能任由自己陷入这种享受中,他试图挣脱,而郑吒每次都恶意用卝力收紧手指,让那种感觉更加刺卝激。 






吸血鬼总是一种香卝艳罪恶的存在,楚轩现在清楚地憎恶这一点,更憎恨一点点变得无法自控的自己。




"神的眼睛……在看着世人……看着我……郑吒,不要在造物主面前…唔……"楚轩低下了头,他完全没料到郑咤会这么做,他本身无欲无求,如果这只是单纯的强卝暴,他想他还可以忍受,只要不在神的面前。 




但是为什么? 




神已经不在这里,准确地说,身在战争年代的他早就不相信关于神的故事。但是,不知为什么他一直坚信有什么东西是他不能放弃的,他确定这事和信卝仰无关,究竟是什么,他一直想不起来。




“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你看上去很喜欢这样,是的,越是羞耻的事,越能让你兴卝奋吧?”粗糙的大手抚卝弄着他的大卝腿内卝侧,那里细腻的皮肤异乎寻常的敏感,每一次手指的移动,都能带来酥卝痒的电流,郑吒似乎对他的身卝体十分的了解,只要他愿意,就能让楚轩体会到极尽舒适的愉悦。




明明同样都是吸血鬼,郑吒的每一次触卝碰都能让楚轩反应出灼卝热这个词,当那些抚卝慰沿着背部中卝央的曲线来到了私卝密地带的时候,楚轩立刻意识到了对方的意图,他再次激烈地抗拒着,身为吸血鬼的本能预知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和痛苦。




“放开我!”他的吼叫卝声夹杂着非卝人耳所能捕捉的声波,礼拜堂的废墟砖瓦纷纷落下,郑吒劝不住他,任由他这么下去,这座礼堂崩溃的时候就是他们被阳光蒸发的时候。




“我原本不想这么做的,但是你需要冷静一下。”郑吒双眼骤然变得通红,他重新抓起对方的肩膀用卝力咬下去,脖子顿时上血流如注,楚轩只觉得生命的源泉都从那一点慢慢流走了,他在体会到接踵而至的寒冷之前,听到郑吒滑卝动喉结吞咽血液的声音,他发现自己竟然如此渴望——那些咽下鲜血的美妙声音,还有那些灼卝热激烈的……




“冷……好冷,郑吒,给我血,我……”楚轩看不到自己已经发红的眼睛,还有因为干渴而暴起的尖牙。




“楚轩,别害怕,慢慢来,我不想让你受伤。”郑吒抱紧他,咬破自己的手腕,将伤口喂到对方嘴边,“我爱你,楚轩。”




“啊……”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楚轩难以忍受被长时间挑卝逗的冲动,脑海被一片耀眼的白色填满,所有的智计都离他而去,他在对方的手里释放了。几乎是抓紧救命稻草,他不顾郑吒接下来可能说出口的戏谑,抓卝住郑吒的手腕吸卝吮起来。




“慢一些,我说,你到底是多久没做过了,这么浓?”郑吒仍然搂着他,慢慢顺着他的头发。楚轩急切的把血液咽下去,慢慢恢复的理智让他看到了那个掉在地上已经扭曲的十卝字卝架,懊恼尚且来不及出现,身卝体就已经代替他做出了回应。




郑吒把手腕抽回来,他迅速避开楚轩抢夺他的手腕的动作,抽下自己的领结把对方的双手绑了起来。他们面对面坐在地上,得不到血液浑身无力的楚轩被卝迫跨卝坐在对方的腰上,背靠在郑吒的大卝腿上。




郑吒好整以暇,缓慢的舔过他的腹部,灼卝热的手指抓卝住对方的脚踝架在自己肩上,存心放慢速度用舌卝尖仔细挑卝弄楚轩的腰,腿,最后是脚趾,楚轩不明白这人到底是怎么避开最关键的部分的,他的眼角渗出泪水,眼镜上沾着一些水雾,嘴里也只剩下一些带着哭腔的沉吟。






楚轩轻声诅咒着,眼眶中有一些湿卝润的液卝体沿着脸颊流下来。




"你觉得怎么样?舒服吗?"郑咤笑起来,他停止了那些可恶的动作,放开了他,但是楚轩只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片烟花燃尽之后寂寥的夜空,一切热情和温暖都已远去。




"快一些...要么走开,要么......"




"明白了。"郑咤低下头,"那么,就在你的神面前,以你的神的名义,说出你有多喜欢这事。"他将楚轩的双卝腿最大程度拉开,含卝住那早已经不堪忍受的灼卝热,楚轩闭上眼睛,他彻底失去了对自己的掌控,只希望这事快些过去。




"告诉我,你喜欢的。"郑咤自己更难受,他很久没有花这么多力气在忍耐上面,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对方是楚轩,他值得他尽最大的努力。




番外【铃铛】六(架空慎)


从墙壁的缝隙中透进来的阳光慢慢变得暗淡,它看上去是夕阳的橙红色。

在任何人都不知道的废墟中,正上演着一出香卝艳残卝忍的折磨。一对互相纠缠的吸血鬼啃卝咬着对方,鲜血被涂抹在最性卝感撩人的部位,虚弱而柔卝软的低吟在一次次疯狂的冲撞里变得模糊不清。

“停下……你该停下了……”汗水从楚轩的脸上滴下来,脸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嫣红,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发卝泄卝了几次,但是郑吒像是永远不知足般一次次让他失控,危险的凶器几乎每次都能触卝碰在让他失神的那一点上。也许自己哭过了叫过了,或者没有,他不记得。

但是有一点楚轩很清楚——以前也有这样的事,但是那不一样,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这时候你该说什么?求神保佑你吧,你的造物主该爱死你了……”

“主……是爱我……的……?”

“是啊,你多么美,楚轩,你该看看自己。你明明是一个吸血鬼,但是你却禁止自己吸取鲜血……让自己一天天的虚弱下去……不仅如此,你还躲到教卝会里,遇上了一群避难的孩子……”

“孩子……他们……他们在哪里……”楚轩在一整天的折磨后渐渐变得神志不清,郑吒是对的,他很久没有享用过该有的食物,作为一个吸血鬼,除非开始沉睡,否则再过一阵子就会死。

“你开始做一个牧师,侍奉神明,天天过枯燥的日子,但是有一天院长嬷嬷发现了你的秘密——镜子里没有你的身影,你咬死了她,还有知道这件事的修女……”

“你……撒谎……”

“然后,你砸掉了教卝堂里所有的镜子,以为生活可以像以前那样继续。”郑吒动作不停,楚轩跨卝坐在他的腰上,被绑住的双手无法抚卝慰自己,只能随着他的冲撞摆卝动身卝体。他伸手抓卝住楚轩圆卝润的臀卝部用卝力揉卝着,试图减轻对方的痛苦。

“我没有……没……”楚轩几乎脱力,他低垂着眼睛,随时都会倒下去。

“但是你依然饥饿,依然渴望,你最爱的人类幼崽的血液,你不喜欢成年人类,因为你觉得孩子才是纯洁无暇的……尽管舍不得,你还是一个一个的喝干了他们的血,是的,你渴望他们,你希望自己像他们一样,但又害怕他们厌恶你的眼神,所以你砍下了他们的头,挖掉了眼睛,把他们永远留在身边……”

“住口……你不是……你不是……”楚轩疯狂地摇着头,意义不明的眼泪掉在平光眼镜的镜片上,一片模糊。

“所以你说,神能不爱你吗?”郑吒戏谑的笑起来,在他的嘲弄下,楚轩却冷静下来,他重新打量着对方,低声说,“你不是郑吒,郑吒永远……永远不可能……这么对我。”

“哦?你想起什么了?”郑吒还想再说什么,忽然觉得楚轩的脸色难看到极点,紧接着他整个人倒在郑吒身上,脑袋无力的靠在他的肩头。

楚轩隐约听到郑吒在叫他,自己被一双臂膀牢牢抱住,就像他记忆中那个只会温柔的对待他的那个人一样。他想睁开眼睛看看,但是已经没有这样的力气。



--------------------------------------------------------------------



叮铃………………

这是一个宽敞的房间,黑夜里没有点蜡烛,一架三角钢琴放置在窗边,窗帘随风飘舞,不知从哪里传来铃铛的声音,


属于中世纪的白银的酒杯上雕刻着玫瑰花家徽,盛于其中的深红色液卝体在水面边缘闪烁着月光。 

他凝视着银杯边缘那一滴凝固的红色水渍,按下手指。

钢琴琴键在那双卝修卝长有力的手指下卝流泻卝出悦耳的乐章,钢丝震动,带动盖板,让那杯红色的液卝体微微晃出涟漪。

有一个人端着一个托盘来到他的身后,静静听着,不想打扰他。


钢琴声舒缓下来,他清冷平静地声音加入其中。

“找我有事吗?”

“抱歉,不想打扰你的。”那个叫做郑吒的管家微笑起来,“别在意我,请继续吧。”

“只是胡乱弹的,我正无聊。”楚轩心不在焉地按出几个和卝弦,“进来坐吧。”

“那么,打搅了。”郑吒走过去把托盘放在一边的茶几上,从壶中倒出一杯热茶,“今天要下很大的雨,这地方在雨后会很冷。我觉得你会需要一杯热茶。”

“谢谢你。”楚轩没有伸手去接,也没有露卝出任何讨厌的表情。他一贯如此,从没有刻意藐视他人的行为,也没有尖刻的话语,但是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疏远的气场,任何人都很容易接卝触他,但是想要对他一探究竟,才发现彼此的距离永远都不可能拉近。

“那杯酒放在那里很久了,要我帮你换一杯吗?”郑吒把新倒的红茶用杯垫托了放在琴盖上,楚轩回过头去看着窗外,落地的玻璃门开了一条缝,大风将窗帘吹得像是飞舞的幽卝灵。




夜空中积压着厚厚的云层,白色的闪电撕卝裂天空,划向大地,一场旷世纪的暴风雨正在酝酿着。

“把窗关起来吧,你会着凉的。”郑吒很自然地走过去把窗子关上,“我说啊,你到这个庄园也快一年了吧?怎么还是不懂照顾自己?”

“我不会生病。”楚轩淡淡地说。

“是是,每次你都这么说。”郑吒走回来,伸手去拿银质杯子,楚轩忽然抬起头,他很快看了一眼那个酒杯。

“把茶拿给我,我有些冷。”他清瘦的身板在说这种话的时候显得有些可怜,郑吒无法拒绝这种时候的楚轩,哪怕这要求显然是懒到了家的人说出来的。

于是他拿起白瓷杯递到对方面前,楚轩伸出手像是去接,苍白得吓人的手指在触卝碰到茶杯之前向上挪了两寸,握住了郑吒的手背,细腻修卝长的手指沿着手腕抚卝摸下去。

“……”郑吒微微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他。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想法,郑吒。”楚轩富有技巧地表演出一个苍凉的微笑,“你凭什么认定我不会和你一样?”

又一道闪电刹那间照亮了天地,也照亮了楚轩上课用的琴房,在飘飞的丝纱窗帘后面,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把另一个挤在墙角,在越来越频繁的白色雷电形成的支卝离卝破卝碎的画面里,他们着了魔一般疯狂地亲卝吻,直到其中一个先受不了瘫倒在地上。

楚轩身上的高档丝绸衬衣被撕成白色的碎片,如玉石般莹润的皮肤渐渐沾上青紫色的痕迹,就算哭泣过就算呻卝吟过,他看上去还是清清淡淡,干净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让郑吒更为恼火,他一次比一次失控,幸好总在失去理智的边缘及时回来。他不想弄伤对方,就算以后他们会分离,他也要楚轩牢牢记住,没有人比他更能让他快乐,也没有人比他更温柔。

大雨的声音淹没了一切,郑吒小心地把几乎半昏迷的家庭教师抱起来,准备找张床让他好好睡一觉。路过钢琴的时候,楚轩似乎恢复了一些精神,他挣扎着要下来走,郑吒不让,两个人扭卝捏的时候,楚轩的腿撞到了钢琴,原本摆在上面的银质酒杯翻到下来,浓浓的殷卝红液卝体顿时洒满了整个钢琴键盘。

“什么味道?”郑吒皱起眉,这么浓重的血卝腥味从那些液卝体中散发出来,任凭谁都闻得出来。

闪电再次照亮了房间,他看到了房间的角落丢着的一张白色床罩,还有下面凸起的物体。

楚轩从他怀里跳下来,安静地坐到钢琴椅上去。郑吒狐疑地看了看他,然后向那团床罩走去。他犹豫着掀开了白布,然后无力地坐倒在地。

庄园主的一对女儿躺在那里,平静的面孔像是睡着了,而在她们的脖子上都有四个红色的小点。

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最近教卝会的牧师们特别紧张,为什么附近的农场经常传出人畜被袭卝击的缘由。

“楚轩,你……”

“嘘……”楚轩依然裸卝身坐在钢琴后面,轻卝触琴键,“她们睡着了,我在弹安睡曲给她们听,安静些……”

琴房的大门突然被人猛地推开,很多人带着十卝字卝架,举着火把出现在那里。他们怒吼、尖卝叫着,拿着武卝器朝他们冲过来。吵闹的混乱中还有庄园主的老婆尖利的哭叫卝声。

楚轩望着他们,忽然诡异地咯咯笑起来,双眼在黑卝暗中变得通红,尖利的牙齿在嫣红的唇边分外刺眼。


几个小时后,郑吒拉着楚轩在黑卝暗中的荒野中奔跑,他的呼吸声像是一个破掉的风箱。

“我只能……带你到这里……”郑吒停了下来,他转向楚轩,将他跑得凌卝乱的头发别到耳后去,“你已经杀了很多人,他们不会马上追上来。快走吧,从这条路……一直往西边……你会看到一大片森林……太阳要出来了……躲进去,等待黑夜……他们很难找到你……”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楚轩身上披着郑吒的外套,已经全部被雨水淋湿。“这么做对你没有好处,你会死。”

“快走吧……即使你很强大……但你无法杀光这个镇子里所有的狩魔人……”郑吒吐出一口血,慢慢坐到地上,雨水把他身上的鲜血晕开了。

几支箭插在他的背部,尖利的剑刺伤了他的肺,但是他的脸上没有后悔的表情,他看着楚轩,无奈的笑笑,“我累了……走不了了。看来,我们要说再见了……”

楚轩动了动嘴唇,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我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当临别礼物……不嫌弃的话,你喝掉我的血吧。”郑吒拉开领子,“家乡人总是说,吃饱了好赶路。”

楚轩蹲下来看着他,刚才他使用了不少魔法,现在他无法拒绝温卝热的鲜血。尖牙里面的神卝经似乎也突突跳着,咽喉中涌上无法克制的渴望。

郑吒平静地看着他,就像是初次见面那样温和的表情。“我想我早就爱上你了。所以,别再杀人了,你杀死别人的时候心里并不好受。”

“对一个吸血鬼说出这样的话是很危险的。”楚轩冷冷的说道,“你准备好付出代价了吗?你会遭到诅咒,上帝不会接纳你,撒旦也是,这个永生不死的诅咒。”他张卝开双手抱住郑吒,把脸埋在他肩上,一口咬下去。

血液飞快的离开身卝体,郑吒虚弱地喘息着,空气无法进入他的肺,寒冷是他唯一知道的东西。

楚轩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你要知道……我会成为你的血亲,成为你的导师,成为你的父,你得到我的血液,进入我的世界,你将品尝到我所经历的所有痛苦和堕卝落。”

楚轩说完,抬起左手,咬破了自己的手腕……

评论
热度(19)
  1. LasombraBAT枝头蹲着大乌鸦 转载了此文字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