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郑楚/授权转载】铃铛(3-4)by飞行者墓园

枝头蹲着大乌鸦:

授权截图见前章。




番外【铃铛】三(架空慎)

  “你坐下吧。”郑吒抓过一张椅子把楚轩按下去,楚轩不乐意地想站起来,结果是郑吒又花了点力气把他按下去,“我说你该坐着,今天你走的地方已经够多了。我从意大利边境过来的时候都没这么累过。”

  

  判断出对方的力气比他大得多,楚轩也就不再固执,他用手指推了推有些下滑的眼镜,安分地坐在椅子上。

  

  今天他见了本镇的治安官、本镇的人口登记员、本镇的糖果店老板、本镇的女家庭教师,还有所有的邻居,转得他有些头昏脑胀,到最后索性让郑吒带着他到处走,即便这样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女孩。

  

  于是两个大人只能决定先把其他孩子送回来,吃点东西再继续。

  

  “厨房里还有些面包和葡萄酒,我去拿来。”郑吒似乎已经把教堂摸熟了。

  

  “你吃吧,我不饿。”楚轩摇摇头,继续发呆。

  

  “看不出来,你这么喜欢小孩子。”郑吒也打消了去厨房的念头,回到楚轩面前坐下来。

  

  “如果有孩子失踪,我在这里肯定呆不下去,这年头找个落脚的地方不容易。”楚轩露出一丝冷笑,看上去又有些茫然。

  

  “那么……我们过会儿再去找一次,”郑吒说,“在这之前……”

  

  “不,我去,你回房休息吧。”

  

  “我得帮教堂做事,这可是院长嬷嬷说的,你自己也是这么叮嘱我的。”

  

  “好吧。你去帮我把煤油灯拿来,就挂在孩子们的房间对面。”

  

  “是我的错觉吗?”郑吒抬起一边的眉毛,“你从刚才开始就在支开我。”

  

  “是的,我想换身衣服。”

  

  “我没听说圣职者换衣服还不能让别人看见的规矩,更何况我们都是男人。”

  

  “…………”楚轩冷下脸看着对方,直到郑吒放弃。

  

  “好啦好啦,你不习惯,我这就出去。”

  

  “郑先生,先前你没有说实话。”楚轩淡淡地说,“你到这里的第一天我就看见你了,现在到处都在打仗,到哪里都是灰尘,而你虽然声称自己是个流浪汉,但是你的衬衣领口内侧太干净了一些。而你的靴子虽然是旧的,但是鞋面上经常弯折的地方却没多少褶痕,这说明你不太自己走路。”

  

  “嗯哼,我知道,看女人要看袖口,看男人则是领子,你还看出来什么,亲爱的小牧师?”

  

  “你不爱阳光。”

  

  “……就这些?”郑吒笑起来,“那么那些可怜的伦敦人怎么办?那儿一年到头可没多少天有阳光。”

  

  “不止这些,意大利从前天开始严查边境,你声称自己从意大利越境过来,但是那里这几天可是连一只鸟都飞不出来。”

  

  郑吒微微怔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早知道我应该收一份报纸才对,可惜我实在是学不会意大利语,倒是学会了二十种以上的意大利面的做法……”

  

  “…………”楚轩有些鄙视的看着他。

  

  “你知道,人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只是不希望惹人注意,我向你保证我的秘密不会伤害到任何人。那个小姑娘的事我真的不知道,如果你不相信,尽管让治安官拘捕我,如果他们有这个本事留得住我的话。”

  

  “…………走着瞧,陌生人。”楚轩移过视线看了看自己房间的门。

  

  郑吒立即会意,抬起手摆了摆,“知道了,你换衣服,我回房睡觉去。”

  

  楚轩一直看着他,直到确认他的脚步远去,他很快回身打开书桌的抽屉,从里面抽出一把镶着镀银十字架的匕首藏在袖子里,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就连他自己也不信这东西真的能伤害到一个吸血鬼。

  

  他迅速起身,从书架上取下一本许久不碰的书,翻了几页,看着黑白插画上被桃木桩钉在十字架上的吸血鬼图案,他不认为自己有力气刺穿一个吸血鬼的胸膛,也不相信大蒜那种东西。

  

  再接下去几页书中,有一个词抓住了他的视线——圣水。他记得礼堂里面给信徒洗礼的地方总是接着一小坛圣水,虽然把传说中的事情搬到现实中不太合理,但是他已经想不到别的办法。

  

  他拉紧袍子,走到门口,脚下忽然踩到了什么东西,捡起来才看清,那是一个钢琴的调音锤。它的做工很精致,在末端还有一个玫瑰的徽章,好像是某个中世纪贵族的家徽。

  

  但奇怪的是,楚轩竟然觉得这东西在哪里见过,用力回想,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很快全身都失去了力气,他只能看见自己的房间在天旋地转,然后眼前的世界一片漆黑。

  

  -----------------------------------------------------------

  楚轩隐约觉得自己坐在一辆马车里,这是他所见过的最奢华的马车,乌檀木做成的车板上雕刻着富有巴洛克风情的图案,金制的玫瑰花藤缠绕着镀银烛台,身下的坐垫是奢华而舒适的鲜红天鹅绒。

  

  然后他注意到自己的装束,黑色的头发很长,用一根发带绑起来,穿着一身素雅的老式西服,小腿上套着一双白色的袜子,脚上的皮鞋也是中世纪风格的。

  

  他的对面坐着一对打扮雍容华贵的夫妇,男的留着胡子,戴着礼帽,而他的妻子正用一把象牙折扇遮住自己眼睛以下的脸。

  

  “我们真是幸运,能请到您这样的钢琴教师,我相信您在我的庄园不会寂寞的,因为我们的管家也是中国人,他很懂礼貌,你们会聊得很愉快的。”

  

  楚轩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他身边正坐着他的学生——一对年仅七岁的双胞胎姐妹,可爱的脸像苹果一样,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充满弹性,而最为迷人的是——她们纤细嫩滑的脖子,还有下面甘美的血液。

  

  马车行驶地很平稳,风吹过来,车顶上挂着的铃铛被吹动,发出悠扬美妙的声音。

  

  叮……铃……

  

  楚轩抬起头看着窗外的铃铛,却发现马车正在驶向庄园的大门,有个斯文的年轻人正在拉开大铁门。他转过身对着雇主的马车微笑,一张英俊而温和的脸。好像……好像和郑吒一摸一样。

  

  郑吒?!

  

  楚轩骤然惊醒,发现自己还是躺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因为刚才的梦,他全身都是汗。

  

  ——该换一件衣服了。

  

  楚轩疲惫地望向自己的衣橱,忽然他开始无法自制地颤抖,视线也无法从那里离开——从那个衣橱的缝隙里,有几道深褐色的液体流下来,它们一直淌到地面上,在木质地板上凝固了一大滩。淡淡的血腥味钻进了他的鼻子,他的胃开始翻搅。

  

  “这是你用来吓唬我的把戏吗?”楚轩咬着嘴唇,他努力地说服自己拿出勇气,走过去将手伸向衣橱的门,却发现手里仍然抓着那把调音锤。他赶紧扔掉了它。

  

  手心直冒汗,脚底也开始发冷,楚轩禁止自己胡思乱想,他往前跨出一步,用力拉开了橱门。

  

  几乎是在门打开的一瞬间,有一个东西猛地扑向他,楚轩躲避不及,被装了个满怀。他低下头,看见的是一张女孩的脸,温蒂睁着无神的眼睛,半边脸青白的皮肤上凝固着青紫色的尸斑。女孩的脖子以下全都是褐色的血液,斑斑驳驳映在裙子上,尚未全部干涸的淤血都抹在楚轩的袍子上。

  

  楚轩往后退了两步,脚跟被床架绊倒,人一下子坐在床上,女孩的尸体噗通一声砸在他的脚下。

  

  楚轩无法辨别这到底是现实还是噩梦,太多的变化让他一向冷静的大脑也不能理清思绪。与此同时,有个笑声从窗外传来——郑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窗台上,他看着楚轩,一边拍手一边笑,“真是精湛的演技啊,刚才我几乎相信了你只是一个普通的牧师呢,看来牧师先生的兴趣还真是特别啊!”

  

  “……我…”

  

  “原来,吃完了塞在衣橱里就是如今吸血鬼们的新习惯吗?”郑吒摊开手摇着头,“真是世风日下啊!”

  

  “闭嘴……闭嘴!这都是你的把戏吧!”

  

  “唉?怎么可能,我只对成年的美少女感兴趣。”郑吒忽然从窗台上消失了,几乎是同一时刻他又出现在楚轩的背后,一把钳住楚轩的身体强迫他看着衣橱,“让我们看看,这个小牧师还有什么秘密!”

  

  “住手!住手!”楚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大喊大叫,“不要看——!”

  

  郑吒一把拉开全部的橱门,把里面的布全都掀翻在地上,在一层衣服下面,滚出差不多七八个小孩子的头颅,它们有的已经是白骨,有的已经腐烂剩下一层颜色模糊的皮包在骷髅上,每双眼睛都被挖走,剩下一个个空洞的黑色窟窿。

  

  “我是昨天才到这里的呢,这些都是你的收藏吗?哦,你真是给了我好多惊喜……”郑吒大笑着抱了抱楚轩,忽然他浑身一震,用力推开了楚轩。他看着自己胸前插着的银白匕首,随即咧嘴狞笑起来,“你觉得这东西……有用吗?”

番外【铃铛】四(架空慎)

  郑吒缓缓抽出那把银色的匕首,拔到一半的时候他的手减缓了速度,“啧……这可真疼。该不是涂过圣水……”

  

  楚轩在他拔匕首的时候猛地转身打开门冲出去,郑吒的身影晃动了一下消失了,他在同一时刻出现在对方的前面,扣住楚轩的肩膀把他甩在墙上。

  

  楚轩的腰间忽然被人拽了一把,一阵珠子落在地上的声音之后,郑吒的手中多了一个十字架。楚轩睁开一阵阵发黑的眼睛看着郑吒将自己念珠上的金属十字架捏在指间把玩。

  

  “干玫瑰花、颠茄、老鼠尾巴,还有骨头的味道……”郑吒把十字架放在鼻子下面闻着,“你把十字架浸在这些材料里很长时间,奇怪的是,这些都是引起人类感觉神经错乱的药材,牧师用得着这东西吗?…………等等,这上面还有一些魔法的气息,你造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幻象呢,啊,既然这样,你想不想看看幻象之后的真实呢?”

  

  楚轩立刻爬起来从郑吒身边跑开,这一次郑吒没有去阻止他,他只是注视了十字架一会儿,然后轻而易举捏碎了它。

  

  ----------------------------------------------------------------

  

  年轻的牧师在穿过一条走廊后呆呆地停住脚步,他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整洁朴素的教堂不见了,他好像在一秒钟内跨越了几百年,在这里,没有世界大战,没有孩子们,他置身在一座废墟中,虽然还能辨别出教堂的构架,但是墙面被风沙洗礼,砖瓦一块块失落,那些放在墙边的木质长椅轻轻一碰就化作尘埃。

  

  楚轩脚步凌乱,一路碰到的东西悉数打翻,刺耳的碎裂声他听不见,在他的脑海里,每踏出一步,似乎都看到无数条他曾经走过的路,陌生的城市,千篇一律的黑夜;每一次自己的脚步声,都象是无数个他曾经见过的人在说话。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他一头冲进礼拜堂,原本华丽的尖顶已经坍塌,只能隐约看见油彩掉得差不多的顶棚画。

  

  神龛后面的墙壁被时间毁坏,藤蔓荒蛮地钻进来,侵占了大片的地面。白色的花朵在缠绕的荆棘中盛开,它们经受不住时光,开始枯萎,片片散落。安放在高处的圣母雕像倒在地上,碎裂成一堆不明形状的残骸。 

  神不在这里。

  

  除了花瓣腐烂的味道以外,更加浓重的是蝙蝠窝巢的气息,多年的破败让大群蝙蝠在此处安居,被陌生人的脚步打扰,它们争先恐后从栖身处飞出。 

  

  楚轩举起胳膊,试图挡住蝙蝠群的撞击。一缕缕飞掠的锐利空气经过他的身侧,向礼拜堂的门口蹿去。 

  

  郑吒不紧不慢地走过来,皮鞋落地的声音清楚又稳定,黑色的蝠翼骤然聚拢,将他包裹起来,郑吒缓缓转过身,蝙蝠们纷纷飞离。

  

  他不再穿着那件脏兮兮的风衣,现在,他宽大的斗篷象蝙蝠的翅膀一样黑亮,在转动的时候露出内侧鲜血一般的红色。

  

  他弹了弹古典礼服精致的袖口,右手贴住心口,对心神不定的牧师微微躬身行礼。

  

  "晚上好,请原谅我之前穿着不当。"郑吒柔声说,洁白的虎牙尤为尖利,陷在阴暗中的眼眸闪烁着血色殷红,"为什么不到我身边来,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

  

  楚轩迅速从没有被毁的圣坛里舀出一杯圣水,他略一犹豫,甩手将圣水泼在郑咤前面的地上。郑咤立即呲起牙,发出野兽在危险面前的嘶声,他英俊的面庞被这样的表情扭曲,显得异常狰狞。年轻的牧师警惕地盯着郑咤的表情,直到对方很快恢复了一贯的表情。

  

  “好吧,我不过来,你瞧,你很安全,现在我们能谈谈了吗?”

  

  “我不认为我和一个魔鬼有什么可谈的。”楚轩往后退了一步。

  

  “我一直在找你,直到到了这儿我才能隐约感到你的气息,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郑吒叫住他,“你曾经那么强大,是什么让你决定……”

  

  “对我说这些没有用!”

  

  “那么……你能回答我…………”郑吒诡异地笑起来,“为什么这座教堂里完全没有一面镜子吗?就连先前有镜子的地方也被砸了?”

  

  “…………”楚轩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关心过这方面的事情。

  

  “你在镜子中,看到了什么?”

  

  “……我”楚轩又往后退了一步,越来越靠近圣坛。

  

  “楚轩……我说过不会靠近你,你别乱动!”郑吒皱了皱眉,挪动着脚步想走过去,但是又被圣水浸染过的地方阻挡。

  

  “你到底用了什么法术?”

  

  “别再往后退了,请求你……”

  

  楚轩身后的一处墙壁忽然因为年久失修落下数块碎石,属于黎明的晨光从缝隙中刺进来,落在他的腿上。楚轩怎么也没有想到梵蒂冈难得一见的晴天居然带给他的是难以想象的灼痛,他慌忙往旁边躲去,这样的激烈反应唯一的结果是直接撞翻了风化严重的圣坛,石坛里面剩余的圣水全都泼在他身上。

  

  郑吒眼看着楚轩惨叫着倒在地上,衣服上被浸湿的部分燃起蓝色的火焰,白色的烟雾弥漫在四周。他瞬间移动到了洒满圣水的石坛边,把楚轩拖到没有阳光的干燥地面上,用力压制着楚轩下意识的挣扎,把那件湿漉漉的牧师袍撕碎扯下来。他的手被圣水灼伤,皮肤很快干枯皱曲起来,他怒吼着压抑双手的剧痛,把楚轩抱在怀里,直到对方毫无意义的尖叫停止下来。

  

  楚轩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礼拜堂的角落,郑吒脱了外套坐在他身边,手臂上狰狞的灼伤痕迹正在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愈合,他仿佛瞬间老了许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想爬起来,身上盖着的黑色斗篷忽然掉下来,微凉的感觉让他觉得有些奇怪,低下头只看见自己未着寸缕的身体,还有腰部以下灼伤过得痕迹。

  

  “这正是我的问题。”郑吒的眼睛在黑暗中尤为明亮,那种灼热的目光让楚轩感到害怕,但不是面对怪物时候的那种恐惧,到底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你不记得以前事情了?”

  

  “我不认识你。”

  

  “是吗?”郑吒托住对方的下颚,“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你在说……呜……”楚轩的唇被狠狠地咬住,连一点惊叫都来不及发出,郑吒把他抵在墙角,一滴红宝石般艳丽的鲜血从他们双唇相接的地方流下来,流淌在楚轩苍白冰凉的皮肤上。


评论
热度(19)
  1. LasombraBAT枝头蹲着大乌鸦 转载了此文字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