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ombraBAT

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DCU】【Dick/Bruce】Two-sided love(01)

quenya:

Side Dick








Chapter 1: These Foolish Things (Remind Me Of You)








说明:这里采用了动画YJ的一些设定,把黑色金丝雀设定成了心理医生,因为动画里她给大家做心理辅导来着
















 ***正文***
















“所以?”
“所以?”
“还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夜翼?”
迪克感到他后脑的某根神经因这句话跳了跳,他把那份报告从左手换到右手,戴娜——应该说是黑色金丝雀,毕竟他们现在还穿着制服,仍然端坐在那张该死的桌子后。
愚蠢,他想,在心理医生面前露出破绽。
“你知道,我这儿有些好货,就藏在心理系年鉴背后,最好的咖啡豆,也许你愿意坐下来尝尝?”
戴娜的声音十分具有说服力,咖啡豆也极具魅力,但他觉得身上的制服突然之间变成了某种魔法胶水,把他钉在原地难以动弹。
“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我是说,为很么你觉得我有话要说?”
又是一句蠢话。
“恩,让我想想,大概因为你来拿走队员的常规心理测评报告之后就站着不动的缘故?”
“也许我觉得你今天格外光彩照人?”
“是啊,如果你的眼睛没有一直盯着我桌上的水晶镇纸……。”
阳光透过百叶窗投射在精巧切割的蓝色水晶上,让这块冰冷的晶体熠熠生辉,像一簇热烈燃烧的火苗……好吧,他好像是盯得久了点。
“也许我确实需要一杯咖啡。”他放下手中的报告,坐在那张极其舒适的单人沙发上,有些失神的看着戴娜张罗咖啡,定期为队员做心理测评是他的主意,真难以想象,从小他就讨厌心理医生,当你需要为一票火爆的超能力者负责时,个人因素就得退居其次了,蝙蝠侠告诉过他,“这不光是关于你”,布鲁斯很能说些意义模糊的话……哦,他想起来了,从小讨厌心理医生的人并不是他自己,而是布鲁斯……。
“给。”
戴娜的声音突兀响起,他反射性的抬手,却碰倒了对方手中的咖啡杯,眼看着滚烫的液体就要泼洒而出,霎时之间他用双手捧住了那只岌岌可危的马克杯,危机解除!
“看到没?”戴娜的声音带上了点戏谑。
“什么?”他把杯子稳稳放在身前的茶几上。
“心不在焉。”
“……只是一杯咖啡,戴娜。”
“还好只是一杯咖啡。”
这句话让他刚松懈下来的神经瞬间绷紧,看啊,果然话中有话。
“这是什么意思?是他让你‘格外关照’我的?他认为我不在状态,认为我会随时搞砸?”
连珠炮似的说完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话语中的怒气。
“你知道,有时候我还挺想念罗宾的……”
“是阿是啊,记得在任何关于绿色鳞片小短裤的笑话出现前打住。”他抬手遮住了眼睛,严格意义上说是遮住了脸上的面具,有人把你从小看到大,有时是福分有时却是是噩梦。
“要不是你提醒,我还真不记得这岔了。”
“戴娜,要不是知道你和奥利,我还真以为你在和我调情。”
“啊,我们的罗密欧,连调情都懒得应付,看来你的问题还真不小。”一瞬间,轻松调笑的表情从戴娜脸上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令迪克有些退缩的专注,她用更为柔和的语调继续道:
“那么现在,迪克,你想和我谈谈吗?。”
他摘下面具,无意识地把它从一只手换到另一只手,不知该从何说起。
“事情很复杂。”终于,他挣扎着开了口。
“它们通常都是这样。”
“你想要我说什么?”谁都不会说他是个善于掩饰的人,然而也许他也没那么直率坦诚。
“这取决于你自己,迪克。”
“所以,心理医生的工作就是拿钱听人脱口秀?我都想重新进行职业规划了。”
“也不尽然,天天被人进行职业侮辱也是工作内容之一。”
他往自己的座位里不安的挪了挪,带着歉意开口道:
“对不起,我表现的像个混蛋,只是……只是我不太擅长这个,从小就讨厌心理医生。”
“别放在心上,我能问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从小讨厌心理医生吗?”戴娜的声音仍然平稳而又柔和。
“一直以来我都是理所当然的这么认为,有意思的是,就在刚才我才发现,其实讨厌心理医生的不是我而是布鲁斯,你知道,他小时候简直经历过一个心理医生加强连,但结果糟透了,从小就是个难对付的家伙。”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他能轻易想像——
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黑发梳得一丝不苟,灰色的毛衣下得体的穿着雪白整洁的衬衫,在欧洲来的儿童专家面前顽固的把自己坐成一座小堡垒,他的世界分崩离析,而眼前的女士却在劝他吃些饼干……。
“……迪克?”戴娜的声音像是从远处传来,可他此时并不想离开那个深渊边挣扎的孩子:
他希望那时能有一只鸟儿扑腾着翅膀停在窗台,发出逗趣可爱的叫声让那决意用沉默和拒绝裹住自己的孩子注意到,然后带着他的视线飞离这牢笼般的心理诊疗室……。








“这很常见,常年生活在一起的人,经常出现这样的记忆混淆,分不清哪些事发生在对方身上,哪些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常错把对方的记忆错当是自己的,尤其是那些两人共同分享的记忆。”戴娜不动声色的评论道,但迪克的回应却是个鬼脸。
“分享记忆?听起来挺变态的,像是什么睡袍谈心大会,哼,才怪,布鲁斯才不会和人分享什么记忆,尤其是这么私密的部分,不,才不是他告诉我的,不过你猜怎么着,不用谁特意告诉我,我照样能知道。”








是啊,那并不难,尤其当他也是个目睹父母丧生的孤儿时,不,那时人人都说他是个幸运的小子,只是因为死了爹娘,高谭首富就成了他的监护人,四处游走的篷车变成了比市立博物馆还大的百年庄园,但这幸运儿却日益消沉,理所当然的,他也被送去了儿童心理专家,理所当然的,他找机会逃了。
“选的地方不错。”
背后传来的声音让他吃了一惊,他那整日沉迷于社交活动,鲜少见面的监护人,布鲁斯穿着全套行头,从打开的天窗里探出身来。
“我,我以为会是阿尔弗雷德。”他有些不自在,看着布鲁斯用难以形容的敏捷身手爬出天窗,昂贵的手工皮鞋稳稳当当踩着瓦片走到他的身边,和他一样,在屋檐坐下。
他想提醒他小心,毕竟不是谁都经历过空中飞人的训练,可像现在这样也不错,他们的双腿悬在空中,脚下就是高谭的夜色。
“我不知道从这个角度看,高谭会这么美。”
“对吧?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这里!”
脚下的灯光如同遍布的星辰,之前他几乎没什么机会和自己的监护人交谈,而现在,对方能如此轻易的看到他眼中的世界,这让他感到一丝暖意。
“阿尔弗雷德担心坏了,所以他找到我。”
“哦……。”他的心情再次跌落,“还以为你终于注意到我了呢,不好意思打断了你的派对。”
“我……”这次轮到布鲁斯失语,迪克用余光偷偷打量对方,那头精心打理的头发被吹乱,有几缕盖住了他的眼睛。
“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和你相处……你可能看得出来,我,我不太擅长这些……。”那年长些的青年有些沮丧的垂下头,好像对自己搜肠刮肚说出的这些话感到十分羞愧。
“这是个黑洞。”布鲁斯重新看向这座在他们脚下静静燃烧的城市,他不由地追随那道目光。
“它不会随着时间渐渐愈合,你只能习惯它的存在,习惯在我们心中以有一个巨大的黑洞,但我想让你知道,你不是独自一人……。”
说完后对方转向他,蓝眼睛对上蓝眼睛,第一次,他看到一个真正的布鲁斯•韦恩,和他一样破碎,却又渴望着救赎,也许是孩童的直觉,毫无预兆,毫不自觉的,他张开双臂抱住了年长者的脖子,他感到布鲁斯条件反射的想要挣脱,但最最后,他被另一双手拢住,全身心的投入这个怀抱。
“你也是,伙计!”脸埋在昂贵的西装里,他对他的监护人郑重承诺。
“所以现在,我从‘脑子发热的派对动物’成为‘伙计’了?”
他听到自己发出的闷笑:“阿尔弗雷德这个叛徒!”
















TBC

评论
热度(40)
  1. LasombraBATquenya 转载了此文字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