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ombraBAT

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DCU】【Dick/Bruce】Two-sided love(02)

quenya:

Side Dick








Chapter 2: Us against the world
















“那么……。”面对戴娜毫不掩饰的探究目光,他在自己的制服里瑟缩了一下。
“布鲁斯怎么了?”
他感到眉头一跳,“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刚才说到关于他的话题,然后你就突然打住,放空了将近……两三分钟,所以你们又吵翻了?”
“……有这么明显?”
戴娜叹了口气,但声音却带上了些许笑意:“你们什么时候没在吵?”
“有道理。”
“但我猜,不是因为这些争执对吗?”
“……不是。”
“所以想谈谈吗?”
他没有回答,戴娜并不打算放弃,她站起来换了个方向,在稍远一点的位置重新坐下。
“那不妨这样,我们可以去掉‘人物’,只谈论‘事件’本身,你不必把我当做谈话对象,想象对面的椅子上坐着此刻你最想交谈的人,而我只是一个隐形的傍观者……。”
他看着对面那张空荡荡的椅子,难以想象布鲁斯坐在上面的样子,肯定不是穿着蝙蝠的制服,也不会是杂志封面照似的定制三件套,也许是坐在起居室一边走神一边喝咖啡时那件黑色高领毛衣,或许是他最喜欢的黑色丝绸睡衣,配上睡眼惺忪的表情和敞开的……打住!
“我不知道,听起来好像有点色情?不过,找心理医生不就是为了避免沦落到对着空椅子说话的地步吗?”他把目光从空椅子上挪开,故作轻松的调笑道。
“当然啦,如果你觉得还是面对我比较轻松的话,椅子先生可以当旁观者。”
“你不知道,面对你比面对TA要轻松多了……。”
“很好,那让我们开始吧。”
“开始?”
他问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从孩子气的依恋和崇拜,同类相怜的认同,到至亲挚友般的默契和相互扶持,连克拉克都不得不承认他是真正的蝙蝠专家。








“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忍受他的专断独行和见鬼的态度,好像我掏心掏肺对着镜子排练了半个小时的说辞对他来说还不如企鹅人的一把雨伞!”那时克拉克满脸沮丧,这对最佳搭档的友谊刚开始不久,布鲁斯高谭式的阴郁显然让堪萨斯•肯特吃了不少苦头,而他,罗宾,十分乐于游走在这两极之间。
”伙计你知道的,蝙蝠就是这样,宁愿扮演一个尖牙利爪的坏蛋,然后自己去打败所有怪物,也不愿让人觉得他是个善良的甜心,嘿,知道吗,他还对拥抱过敏!“
克拉克笑了起来,伸出手揉乱了他的头发。
“你不必每次都为他解释开脱的,不过开玩笑的吧,拥抱过敏症?”
“真的真的,小丑前天抱住他后被直接打穿了三面墙!”
克拉克笑得更厉害了,“好吧好吧,你才是蝙蝠专家,刷牙时间之前要不要飞一会儿?”
“开玩笑!当然要!”
那时的他,只要作为蝙蝠侠唯一指定官方合作伙伴,只要比任何人(好吧除了阿福)都了解布鲁斯就足够了,但不知何时开始,他渐渐变得贪得无厌,而布鲁斯所给予的却远远不够,罗宾不再是他的专属,天杀的他都要怀疑布鲁斯是不是开始上网公开招聘了!然后达米安出现了,布鲁斯的亲生骨肉,这小杀手证明了自己每一分一毫都是爸爸的孩子,还有那对世界最佳拍档什么的,太夸张了,汉堡大厨里要买两份豪华套餐才送这对搭档的公仔,就这样还经常断货!更别提什么主题网站了……。
他并不讨厌这些,相反,他爱达米安,克拉克更是他的老友,只是……。








“为什么你不能看着我对我说你想念我需要我呢!你觉得我会对你弃之不顾还是怎样!有哪一次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不是拼了命的帮你?有哪次……”
“够了!”
成为夜翼,拥有自己的事业和舞台,成为一个领导者,他本以为一切都很顺利,生活不能更好,直到他从别人口中得知新的罗宾出现了。大概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那么几个瞬间,所有的快乐瞬间化为苦涩,所有的美好统统变为假象,在他的人生中,除了父母双亡的那晚,这是第二次,而这次没有人会陪他坐在高谭的屋顶告诉他永远不必孤单了。
“去他妈的够了!你没有权利,你没有权利让别人穿上我的制服!你认为我不是个合格的搭档难道那孩子就是吗!”
被难以遏制的怒气支配,他直接杀到了蝙蝠洞,在独立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回来,比起韦恩庄园他曾经觉得这里更像家,而此时所有的回忆都成了讽刺,他步步紧逼质问道,只是连自己也不知道想要从布鲁斯这里得到什么样的回答。
“见鬼的我愿意为你去死!只要你需要,但你从来就不需要对吗!”
怒气渐渐散去,留下无尽的沮丧和悲伤,他没发现自己正两手抓着布鲁斯的肩膀把他按在粗砺的石壁上。
“我以为,我一直以为,是我们一起对抗全世界,你和我,我们两人一起……”
“我们一直都是……。”布鲁斯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他知道这是对方收起防御的前兆,只是这一句话,就让他失去了所有进攻的意志,只能用尽全力牢牢按住那仍披着铠甲的肩膀不让对方再有机会逃脱。
“那为什么?”他需要一个答案,他有权利知道这个答案,布鲁斯不再看向他而是垂下视线,留给他一个近乎脆弱的角度。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会为我付出一切,这才是我最害怕的,我不想要你为我付出一切,我想要你拥有一切,我想……想要你拥有所有我不可能拥有的快乐和希望,拥有完整的人生,而不是为了我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管子,你不明白吗?我必须让你离开……哪怕这会……会把我活活撕裂……。”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做什么,但反应过来时他发现自己在用勒断肋骨的力气紧紧搂住他的监护人。
“见鬼!”他埋在对方肩头,努力挤着眼睛,和嚎哭冲动做斗争。
“见鬼!布鲁斯!”他可不想在这时哭成一座水缸。








TBC

评论
热度(37)
  1. LasombraBATquenya 转载了此文字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