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无痛症(上)

烟云烨烨:

#战后背景
#圣戈芒治疗师X傲罗

这是德拉科进入圣戈芒以来下班最早的一天,也是阿斯托利亚的生日。先前,在卢修斯的授意下,德拉科对阿斯托利亚展开了一系列猛烈攻势,而今天就是最后的收尾阶段。

无论从背景还是外貌,他们都是极为登对的,德拉科丝毫不怀疑今晚的成功,也许过几天,他就可以带着阿斯托利亚回马尔福庄园,来一场久违的家庭聚会。

想到这里德拉科不免有些骄傲,他微微抬起下巴,在镜子前仔细地将最后的绿色领结打上,即使战后的日子不算好过,马尔福依旧是高贵并且优雅的代表,和那些波特和韦斯莱一点也不一样,一点也不。

“噢,亲爱的,你看起来真是棒极了。”一个走长相甜美的女性进来。

“我以为基本的贵族礼仪应当是深入骨髓的,学会敲门,布雷斯。”德拉科头也没回,继续面对镜子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你怎么知道是我,我这次可用了复方汤剂。”

“假使你能换掉那令人作呕的味道。”

“可别这么说亲爱的,你会伤到我,要知道……”布雷斯试图再说下去,余光却瞄到了德拉科掏魔杖的动作。

“要知道,作为你最忠实的伙伴,你的幸福就是我的追求。你之前要的,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看。”说着布雷斯从怀里掏出了两个盒子。

德拉科这才转向布雷斯,魔杖一挥让两个盒子浮到眼前打开。

“先前和你说过,我母亲跟随不知道第几任的丈夫去了德国生活,我本来不打算去,但是为了你,我亲爱的朋友,我去了一趟。”

“德国聚集了巫师界最好的工匠大师,而我更找到了最顶尖的那一个,这没什么,正好是我继父的好友。”

“总之,他实现了你图纸上的所有要求,并且更加完美而实用。来,你先试着把自己的魔力输入到镯子扣的钻石里。”

德拉科不得不说这是布雷斯做的最好的一次,就算是卢修斯也会承认这点,更别提这上面还刻入了斯莱特林的标志和马尔福的家纹。

在布雷斯期待的目光下,德拉科试着照他的话输入了自己的魔力,就在那一瞬间,钻石炸开了绿色的光芒,逼得两人紧闭双眼。

好一会儿,这光芒才逐渐散去,但钻石已经从最初的透明色变为了斯莱特林绿。

“这是什么?”德拉科问。

“简单来说就是守护咒语的升级版,它会通过光芒的刺眼程度提醒你伴侣的身体状况及精神状态,越亮就越危险。”布雷斯回答道。

“只需要我的魔力维持吗?”德拉科问。

“目前来说是这样,直到她也注入了自己的魔力。”

“目前来说?”

“是这样,在你的魔力注入后,守护咒语只对你的伴侣奏效,这时候只要对方出了问题,镯子都会提醒,但当她也注入魔力,镯子就只会提醒你们对方的状况,而且魔力的注入只需要一次,直到你们死亡,它都会起作用。”布雷斯耸耸肩。

“我想我该收回刚刚的话,你的香水味真是该死的迷人。”德拉科将一只手镯戴上,另一个则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

“谢谢。”布雷斯笑出了一口大白牙。

“该死的,我快要迟到了,离开的时候小心点,这里随时都有傲罗。”德拉科叮嘱着边准备出门。

“对了,这东西戴上了就很难摘下来,你可要小心。”

“当然,谨慎行事。”


无论是战前还是战后,德拉科和哈利的每一次会面都算不上友好,在霍格沃兹的日子不用说,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总是势不两立。本以为战后会好些,毕竟有几次互利互惠的举动,然而,并没有。

“哈利——破特——”德拉科咬牙切齿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诶,马尔福你怎么在这,你今天不加班吗?”

“即使你是伟大的救世主,也无权干涉我的私人生活。现在立刻马上,请你从我的身上滚下去。”

哈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坐在对方的身上,他赶忙爬起还不忘伸出手想拉德拉科起身,毫无疑问被狠狠拒绝,这次还真不能怪德拉科态度太差。

就在十分钟前,德拉科赶到了和阿斯托利亚的约定地点,正考虑要不要再去买一束花作为前戏时,哈利和几个食死徒从天而降,而哈利还好死不死地掉在了德拉科的身上,在周围有大片空地的前提下。 



“现在情况紧急,一会再向你说明,很抱歉弄脏了你的衣服。”哈利边说边对自己用了个盔甲护身。

德拉科本想转身离开,却发现四周已经被傲罗重重包围,其中还包括了罗恩,罗恩可没忘记上次在圣戈芒遇到德拉科所受的折磨,特地叮嘱了身边的傲罗要盯紧他。

这下是真要迟到了,果然遇上波特准没好事,德拉科这么想着,翻了个白眼。

既然出不去,德拉科干脆光明正大打量起哈利。

哈利成为傲罗后时常负伤,圣戈芒大大小小的科室都进去过,基本上的医师都为他做过手术,当然,除了德拉科。所有医师都以能为救世主服务为荣,德拉科轮不上号也不想为此费劲。

比起战前,哈利无论是体格还是面貌都截然不同,不再是那个干瘪瘦弱的小男孩模样,也不再有游离人群外的孤寂感,现在的他强大又自信,在挡着一切攻击的同时,还有条不紊地指挥着队友上前作战。

在哈利的带领下,食死徒很快被制服,进行最后的束缚检查后,哈利撤销了对附近的包围圈,此时,暗藏在外已久的食死徒向德拉科甩出了“神锋无影”,在他们眼里背叛者同样不可饶恕。

哈利正巧走到德拉科的身边,还来不及举起魔杖,身子就下意识挡在了德拉科的面前。

“哈利,你疯了吗?”罗恩怪叫着跳出来,要不是刚刚德拉科反应快,哈利就得用身体接下那击了。

“对不起,罗恩,刚刚晃了下神。”哈利说,“嗯,能拜托你把他们带回去吗?我还有些事要去办,当然马尔福我会负责的。”

对此德拉科只是挑了下眉,并没有表达反对,成功劝说罗恩离开后,哈利偷偷松了口气。

“那么现在,伟大的圣人破特,可以解释关于你右手无法举起的问题了吗?”

显然,德拉科并没有耐心等待哈利扯出一个蹩脚的谎言,而是决定直接拿起了对方的右手查看,掀开袖口的那瞬间,德拉科倒吸了一口气,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有些还在流血。

“破特,如果你不想要右手了可以直说,我不介意为圣戈芒增加一个藏品。”

德拉科怒火中烧,满脑子都是该死的格兰芬多精神,在场那么多傲罗,非得自己上不成吗?

然而,还没等到想要的解释,哈利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再次压在了德拉科身上。

“该死的,就不能倒在别的地方吗?”德拉科嘟囔着,还是调整了个姿势把哈利搂进怀里。


哈利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圣戈芒的专属病房内,先前由于他的频繁入院,圣戈芒院长为他单独设立了一个房间,即使他再三表示反对。

“说吧,你隐瞒了什么。”德拉科的声音传来,他正站在窗边背对着哈利。

“不是检查过了吗?还能有什么?”哈利回答。

“我建议你最好自己说出来,我不是在和你商量破特。”德拉科走到床边,紧盯着哈利的双眼,灰蓝色的眼中满是怒意和委屈,哈利太过熟悉了。

每次受伤进圣戈芒,虽然没有直接和德拉科碰面,但总能看见对方这样的眼神,一开始觉得奇怪不解,后来却习惯上心,还会深究这种眼神背后的含义,渐渐地有些过于在意,反应过来时才得知对方身边早已有人。

哈利叹了口气,扭过头避开了德拉科的眼神。

“我感受不到痛。”

“多久了?”德拉科问。

“半年前,在一次围剿食死徒任务里,有个食死徒挟持了幼年巫师,我在救她的同时被一个咒语打中,之后就丧失了痛觉,甚至没法被检查出来,我也是在之后的任务中发现的。”

“为什么没有进行治疗。”

“我没告诉任何人,如果他们知道一定不会再让我做傲罗的工作,至少在治好前。”哈利没说是谁,但德拉科知道指的是罗恩和赫敏。

“你这样根本不适合继续工作。”

“我不能,除了工作我还能做什么呢?”战后的哈利身边虽然总是围绕着许多伙伴,那些失去的却总是在他脑中徘徊,无法被忘记,忙着的时候还能好些,空下来就会被噩梦纠缠不清,金妮试图帮他,最后失落离去。

“还有什么比命更重要,你能不能哪怕一次,收起你该死的格兰芬多精神,只为自己考虑一次,那只是一份工作,你休息还会有别人上去,难道你要像个妈妈一样时时刻刻看着他们?”德拉科感觉到怒气无处发泄,知道不该管却又无法克制。

“我能照顾好自己马尔福。”哈利自暴自弃的说着。

“大大小小的外伤不计,连一个胃出血都无法自己察觉的人,说的话有什么可信度?”德拉科冷哼着,掏出了怀里的盒子。

在每次的来往中,阿斯多利亚都显得极为贴心和大度,这次也是一样,还没等德拉科解释完原委,就微笑着让德拉科赶紧带哈利去圣戈芒治疗,丝毫不提德拉科迟到让她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的事。

而现在,德拉科抱着愧疚的心情打开盒子并递到了哈利的面前。

“这是什么?”哈利疑惑。

“戴上它,它可以感知你的身体状况。”

德拉科趁哈利还在犹豫,直接将镯子套上了哈利的左手。

“否则我会将这件事告诉韦斯莱和格兰杰,顺便建议院长给你加强检查。”

“你放心,除了我没人知道这件事,检查是我做的。”德拉科省去了过程,当时哈利死死揪着他的袖子,怎么也扒不下来,不然救世主的检查工作怎么也不会轮到他。

“我不能收下它,看起来这很贵重。”哈利想摘下镯子却发现它迅速收紧贴合在了手腕上。

“这是怎么回事?”哈利问。

“一个小小的咒语,让你在治好前能安分一些。放心,这点钱马尔福家还不放在眼里,不过是一个镯子破特,还是你在害怕。”德拉科故意说到。

“当然不,只是这很奇怪。好吧,要怎么用?”哈利试了几次就放弃了,反正是马尔福出钱。

“镯子上的魔法能自动检测你的身体状况,并且在必要的时候通知我。”

“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只要戴着它。”德拉科又补充了一句。

“我不知道圣戈芒的技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哈利说。

“这是我发明的,还没人知道,你也不许说,它还在试验期。”德拉科威胁着。

“原来我是你的实验小白鼠吗?”

“也可以这么说。”德拉科给了哈利一个假笑。

“那么魔法界的宝贝黄金男孩破特先生,期待我们的下一次会面。”

德拉科转身离开了病房。


“我是说过期待下一次,可这并不意味着是第二天。”德拉科恶狠狠的说着,期间还不忘对哈利甩出几个检查咒语。

“你是怎么进来的?我是说,这是我的房子?”哈利看着凭空出现的德拉科有些惊讶。

“别忘了我也是布莱克家族的,克里切为我服务。”

“当然了,我亲爱的小主人,克里切时刻准备着。噢,瞧瞧那高贵的金发。”家养小精灵骄傲的看着德拉科,完全无视了来自哈利的瞪视。

“把它喝了。”

德拉科递给了哈利一瓶药剂,带着不容拒绝的表情。

“你真的不考虑把这项技术上报吗?我相信它能帮助很多人。呕,这什么味道?你知道及时获得治疗很重要。”

哈利皱着眉头把药剂一饮而尽,尽管他还是不喜欢这些味道,但长痛总不如短痛。

“这是一对一的服务破特,我会在之后和你算清这额外费用的。”德拉科又甩出了几个治疗咒。

“什么?你昨天还说这点钱你不放在眼里,怎么今天马尔福家破产了吗?”

德拉科强按住给哈利一个恶咒的想法,他还年轻,不想余生都在阿兹卡班度过。

“马尔福家不可能破产,每个马尔福都善于管理自己的财产,和那些韦斯莱不一样。”

德拉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但你占用了马尔福宝贵的私人时间,必须要付出代价,马尔福从不做毫无回报的事。”

“你找出解决办法了?”哈利问。

“如果你说魔咒,有点棘手,圣戈芒没有相关的记载,但马尔福庄园有最丰富的藏书,我想会有点线索。”

哈利点点头,两人陷入沉默,德拉科继续挥动着魔杖,检查着哈利身上那些容易被忽视的地方。

“那天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哈利想找点话。

“这和你没关系破特。”

“可你穿的非常...像你爸爸。”

哈利把“花孔雀”硬生生咽了下去,那天德拉科看起来就像缩小版的卢修斯,虽然很适合他,但哈利不喜欢。

要不还是给一个恶咒吧,德拉科绝望的想着,但转念一想最后还是要自己治疗,便再次压下了这个念头。

“你毁了我的约会破特,如果你有点头脑,就该跑远点再打。”

“抱歉,当时我没办法很好的控制自己,我的手受伤了。”

我看你指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德拉科腹诽着,而且你的脸看起来毫无歉意。

“你说的约会是和格林格拉斯吗?她是个不错的女孩,听金妮提起过。”

“呵,当然,韦斯莱家的小母鼬可不能比。”

“嘿,别这么说金妮。”

“怎么,说到你女朋友就生气了。她们确实没法比不是吗,无论从外表还是内在,阿斯托利亚都远胜她一大截。”哈利仿佛又看到了那个霍格沃兹的小混蛋。

“金妮不是我女朋友,我们已经分手很久了。还有,金妮在魁地奇方面的才能无人能比,和格林格拉斯小姐是不同领域。”

“比不上你。”德拉科说。

“你说什么?”对方的音调骤然降低,哈利有些听不清。

“没什么,治疗结束。”

德拉科收回魔杖的那一瞬间,哈利好像看见对方的袖口里有一道光闪过。

“那是什么?”哈利问。

“什么?”

“你袖口里的东西,我刚刚看见它在发光,但现在没了。”哈利指了指德拉科的左手。

“什么也没有,你看错了。”德拉科心里一紧,面上却装作毫不在意。

“但是我真的看见了,你敢掀开吗?”哈利坚持说。

“我说了,什么都没有,到此为止破特,现在你需要好好的休息,之后出任务的时候最好把你的皮绷紧了,别让我在大晚上还要加班。”

在德拉科走之前,哈利把壁炉飞路网的口令告诉了德拉科。

直到对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房间内,哈利才坐到沙发上,他敢确定德拉科的袖口里一定藏着什么,而且直觉和这次的治疗有关。

难道也是镯子?哈利凝视着手腕上的金色细镯,上面绿色的钻石安静的躺着,先前的光芒已经消失不见。

今天哈利不顾圣戈芒医师们的阻拦,回到傲罗队继续进行追捕任务。在期间不仅那颗钻石的光芒逐渐加重,甚至手镯也有收紧的趋势,为了不引起罗恩怀疑,哈利试图使用忽略咒但失败了。

事后面对罗恩的质问,哈利随口扯了个谎,说是在对角巷买的护身符,而心底则默默说着抱歉了兄弟。

正当哈利沉浸在回忆中,克里切拿来了一封信,接过后哈利还来不及说谢谢,就被上面的署名吸走了所有的注意。

——格林格拉斯,她会有什么事?

TBC


评论
热度(294)
  1. LasombraBAT烟云烨烨 转载了此文字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