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ombraBAT

欧美大坑已跳/沦陷RPS出不来/标准杂食动物/文渣 坑品差/极好勾搭~☆

大号指路→偏执BAT

【绿红】兔子泡腾片(画风跑偏的NC)

林乔夕_随机花色猫🐱:

《兔子泡腾片》 


绿红halbarry NC_17


 


别的班都讲完古诗十九首了我们班才从西都赋跳到子虚赋又跳回去,受不了了的我决定摸个肉。


前戏一如既往的长,但是有病。正题更有病。用了一些在瞭望台搬砖群里聊过的脑洞,被认出来了的话对没错就是我(。


万字NC结果其实就做了一次,生无可恋。


说了这么多废话orz第一次写肉,如果不好吃炖柴了或者ooc了一定要告诉我……


 *注意!灯戒理论上不能私用,但是这里就,嗯,假装小蓝人不知道……而且漫画里哈尔也用灯戒传送接巴里去参加过派对,所以小的私用应该也是可以的2333


 


 


 


 


 


谁不喜欢闪电侠呢?人人都当他是个天使,寒冷队长大概怎么也舍不得真的下手杀他(金色滑翔者跟热浪打赌她哥哥肯定私藏了一整套闪电侠写真集),连哥谭来的黑暗老蝙蝠都会顺手给他多带一份阿福特制小甜饼。


 


当他是巴里•艾伦的时候,他金发柔软,衬衫外面裹着长长的白大褂,姿态安然纯净地遮掩去姣好的腰线,干净内敛又规整,嘴角恰到好处的微笑温柔而沉稳。而当他是闪电侠——剥去了那层安宁的洁白的外衣,哦天哪,看那意气风发的样子,猩红的三次聚合纤维紧紧地包裹着流畅的身体,大喇喇地展示他紧实的臀部和那双矫健有力的长腿,就算他只是一道闪电般地(名副其实,不是吗)从你面前刮过,留下一道金红色的残影,也能把你的精神感染得跟他的速度一样振奋。


 


“天哪,闪电,”绿灯侠操纵戒指把最后几个跑掉的外星兔子扔进网子里,笑着搂上闪电侠的肩膀,“你就像这些兔子——它们呆着不动的时候我从来没想的到它们能得瑟得这么欢实。”


 


“我可不觉得我像兔子,天才。”小红人在网子前面蹲下,把手指头伸进去磨蹭着重新安静下来的外星兔子短短的绒毛。外星兔子不得瑟的时候看着跟它们的地球亲戚没什么差别,又乖又软,比如这一只又白又圆像个小雪球的,让闪电侠想起了大学时实验室里养的哈尼、贝蒂和塔塔。


 


“你才是兔子,GL,”闪电侠开心地揉着兔子耳朵,不知道为什么这只外星兔子耳朵格外短,“当你是绿灯侠的时候你简直就像这些小东西这么棒,当你不是的时候……喔!”他站起来,笑着耸了耸肩。


 


蝙蝠侠走过来,把装着兔子的网兜收紧,把提手递给跟着他飘过来的超人:“恕我直言,那应该是哈士奇。”


 


闪电侠在脑内描绘了一下战斗时大开大阖却又确实严整得像个军人——一个战士——地操控着绿灯戒,英姿飒爽、英勇得分外靠谱的绿灯侠,和自由潇洒、又常常做些让他几乎没眼看的事的哈尔•乔丹,在对方“喂喂”的抗议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嘿,bat,”他冲着蝙蝠侠的背影喊,“我可以养它们吗?”


 


“不行。”蝙蝠侠跃进蝠翼,回答得斩钉截铁,“它们的咬合力是地球兔子的十倍,繁殖速度也是。不出一个周瞭望塔就会被兔子淹没。”


 


小红人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绿灯侠把手指头支棱在耳朵后面对闪电侠做了个“bat bunny”的口型,逗得他又嗤嗤的笑了起来。超人对他抱歉地笑了笑,拎起装满兔子的网兜跟在蝠翼后面飞走了。


 


闪电仰着头看着超人的红披风迅速化成一个红点消失在天边,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确实,我们不能把瞭望塔变成澳大利亚……也许我们可以给这些兔子做绝育手术?”


 


绿灯侠又伸手搂上了闪电,这一次是腰间,语调悲恸得夸张:“哦,那可真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事了。”搭在对方腰线上的那只手不老实地揩着油,三根指头一下轻一下重地捏着闪电侠的腰侧,无名指指尖抵在胯骨上画着圈。闪电侠眨了眨浅蓝色的眼睛,偏开视线不看他耍起流氓来的恋人。他们才确定关系不久,还没有更进一步滚上床单(虽然联盟里的大家早就开始用“狗男男”的眼神看他们了)。绿灯侠在闪电侠身边低低地飘着,低头看着他纤细的翘起的睫毛和轻抿着的嘴唇,觉得自己真是爱死这种露出眼睛和嘴巴的制服设计了。


 


“走吧,巴里,”他落上地面,在那双轻轻抿起的唇上轻啄了一口,几乎等不及要摘下那缀着金色小闪电的头罩好揉一揉巴里那柔软的金发了,“海滨城新开了一家相当不错的汉堡店,他们的双层牛肉汉堡你肯定会喜欢的。”


 


“如果不用我付账,那我肯定会更喜欢的。”巴里轻松地着玩笑,满意地看到吃了瘪的哈尔把上一秒还张扬着的笑容吞回肚子里。


 


 


 


巴里确实很喜欢那家新开的汉堡店,在这一点上哈尔确实是对的。然而在另一点上哈尔就没有那么正确了——平时的巴里•艾伦也许是像趴着不动的兔子那样温和乖顺,但是闪电侠的威力可比得得瑟瑟的兔子大多了,那可不是“能得瑟得这么欢实”,而应该是噼里啪啦稀里哗啦@*&%¥#&*︿^……


 


岂止是兔子,简直就是泡腾片。


 


加强效果的那种。


 


 


 


门铃响的时候巴里刚把牛仔裤套上,正拿一块兔子脑袋印花的毛巾擦着头发。他喊了一声“稍等”——估计是艾瑞斯或者乔,在傍晚跑来他这小公寓的还能有谁?——随手拽了一件S.T.A.R lab的T恤套上,在浴室门前垫上蹭蹭湿漉漉的拖鞋吧嗒吧嗒地跑去开门。


 


门开了,有些令人意外的,映入眼帘的是那件熟悉的、一成不变的飞行夹克和时常让人觉得帅气得过分的英俊面庞:哈尔•乔丹撑着门框对他微笑,手里拎着一个用白布罩住的……那是个笼子?


 


“嘿巴里,宝贝儿,”哈尔看上去相当开心,“晚上好啊。”


 


“晚上好,哈尔。”巴里把哈尔让进来,继续拿毛巾擦着头发,“怎么?又被房东赶出来了?”


 


“我就不能有点别的理由来我男朋友家过夜,嗯?”哈尔轻车熟路地从鞋柜里拿出拖鞋换上。巴里耸了耸肩,走到厨房去准备茶。哈尔晃悠着跟了过来,随手把笼子放到餐桌上,伸手拿过巴里脑袋上搭着的毛巾帮他把仍然湿漉漉的金发擦干。巴里稍稍低着头,任凭对方乐呵呵地揉着他金灿灿的脑袋,好一会才想起来:“对了,那是什么?”


 


哈尔瞬间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他随手把毛巾扔到椅子背上,绕过餐桌站到巴里的对面。“我可是磨了老蝙蝠半天,他才答应我留一个给你。”他骄傲地卖着关子,看着对方小小地勾起嘴角眨了眨湛蓝色的眼睛并且睁大了它们,为自己成功引起了对方的兴趣而兴奋。然后他便眨眨他那亮闪闪的棕褐色眼睛,炫耀似地拈起白布的一角,缓缓地、吊人胃口地揭开了它。


 


“——哇哦,哈尔……”


 


巴里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他快步走过来,双手撑着桌子,俯身靠近那个白花花的小东西。


 


那是一只兔子,雪白的,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光滑得像一匹缎子。它有着短短的耳朵——确实够短的,对于兔子来说——支楞在圆滚滚的脑袋上,轻轻地抖动着,三瓣嘴一动一动,圆球一样的身子后面缀着圆球一样的尾巴。


 


“天哪……它真是太可爱了,”巴里把手指从笼子的缝隙间伸进去,感受着外星兔子温暖柔软的触感,抬头看向哈尔,表情又惊又喜,开心得几乎都要震起来了,“它是——它是上次的那个吗?那个外星兔子?我可以养它吗?”


 


哈尔探身过去,在巴里挂着开心笑容的嘴唇上用力地亲了一下:“当然可以,宝贝儿。”


 


 


 


他们花了一点时间安顿这只外星兔子。巴里用废纸箱和垫子给巴尼搭了个窝——巴里想叫它“小雪”或者“小白”什么的,但是哈尔坚持要叫它“巴尼”。“这太大众了!”巴里双手环着男朋友的腰抗议(今晚的绿灯简直棒得让他想黏在他身上,哦,OA,兔子!),“几乎所有的兔子都叫巴尼!”哈尔也环着巴里的腰,他挑起眉毛:“哦,这不好吗,巴尼?——”他故意拉长了音调,“——巴里?”


 


巴里往他的肩膀上捶了一拳,吃吃的笑着转身去厨房给兔子找吃的。哈尔揉着肩膀傻笑着跟在他后面。


 


“说真的,哈尔,”巴里把卷心菜的叶子一片一片撕下来放到水龙头底下冲洗,“你是怎么说服布鲁斯的?”


 


哈尔接过菜叶把它们擦干:“实际上我没有说服蝙蝠,我只是去找了蓝大个让他帮忙说几句——哦,这其实很好理解,联盟的金发天使想要一只可爱的、毛茸茸的、无毒无害的兔子。只要一只,单独一只兔子又没法生出一打小兔子。有谁会不同意?”


 


“别贫嘴了,哈尔。”巴里抿嘴笑着推了哈尔一把,“我们去喂巴尼。”


 


 


 


结果巴尼成功地证明了它确实是只外星兔子。


 


“真不愧是闪电侠的兔子。”哈尔把最后一捧蔬菜从冰箱里拿出来。不仅仅是咬合力和繁殖速度,巴尼的食量也是地球兔子的十倍——至少十倍。它一刻不停地翕动着它小小的三瓣嘴,蔬菜像上了流水线似的在那张小嘴里消失。巴里已经飚去超市补充了一趟蔬菜存货,这会还是见了底。


 


“没事,我还可以再去一趟超市,不过就是几秒钟的事。”虽然这么说,巴里的嘴还是瘪了瘪:慢性子如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兔子至少能给自己留下明天早上做三明治的生菜。


 


在那最后的蔬菜只剩下几片残渣的时候巴尼终于吃饱了。它满意地抖了抖胡子,转头在新的小窝里扑腾了几下,蜷了起来。


 


“结果明天早上的三明治还是没有生菜了。”巴里抱着胳膊看着巴尼,虽然说着抱怨的话,语气听起来却像巴尼一样满意。


 


“你?三明治?”哈尔随意地将巴里搂进怀里,“早餐?你确定你不会把时间全都耽误在厨房,以至于迟到得更厉害吗?”


 


“也许吧,”巴里舒展四肢伸了个懒腰,“不过明天我休假,所以无所谓咯。”


 


“哇哦——也许我们可以做一点有益于身心健康和感情交流的事情来消磨这个大好的夜晚,鉴于我们明天用不着早起?”哈尔偏过头去凑近巴里,湿热的鼻息扫过他的耳垂,引起一片小小的绯红。


 


“唔……”难得兴起想要捉弄捉弄人的联盟良心歪着头假装很认真地想了一下,“电影之夜怎么样?”


 


两个人搂在一块相互瞪着,几秒种后不约而同地喷笑出声,笑得太过开心畅快,几乎都有点直不起腰来。


 


巴里·艾伦知道哈尔·乔丹在想什么,哈尔·乔丹也知道巴里·艾伦知道他在想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一个是英俊帅气撩遍宇宙另一个温柔细心善解人意,没什么放不开的,抱也抱过了亲也亲过了,两个人的场合,气氛所至就顺其自然,就算脸红心跳,也不必在对方带着老茧的手摸进衣摆的时候害羞地推拒。


 


 


 


请走这里http://allslash.com/thread-4265-1-1.html


对随缘绝望了,上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474631


 


 


 


 


 


第二天早上巴里难得睡到了自然醒。他打着哈欠撑起身体,感觉浑身清爽充满活力。下身已经被清理过了,哈尔是个体贴的情人,不仅在抽离他身体和给他清理的时候小心地没有弄醒他(哦,也可能只是他睡得太死了),还给他套上了一套柔软的棉质睡衣。


 


巴里穿上拖鞋走出卧室。“嘿,巴尼,”他向外星兔子打招呼,“在新家里过的怎么样?”巴尼抖了抖耳朵,三瓣嘴一刻不停地嚼着,面前堆着一大堆新鲜的菜叶子,上面的水擦得很干。


 


巴里抬起头,看见哈尔正从厨房中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盘三明治,蔬菜从吐司切片的边缘露出翠绿来。


 


“早上好,哈尔。”他笑着说。他的恋人放下盘子走过来,给了他一个温柔的、带着上午美好阳光味道的早安吻。


 


 


 


 


 


 


 


 


 


-END


 


 


 


 


-END


(有太太愿意画这个H的图吗?


 

评论
热度(216)
  1. LasombraBAT林乔夕_rcgk[我独怜] 转载了此文字
© LasombraBAT | Powered by LOFTER